Ayim

123456789

查无往事

绯夜:

* 1.1w / HE




-




许多许多年以后,王俊凯在没话找话时神神秘秘地对王源说:“其实我早就猜到你喜欢我了,你知道是什么时候不?”


王源仰着头白了他一眼:“扯淡。那你说啊,是什么时候。”


王俊凯悠哉地晃了晃头,笑眼弯成一条缝,甚为得意地告诉王源:“因为你有次和我说,我们的手一碰,就会过电的。”


王源低了低头,掩饰掉脸颊上忽闪即逝的燥热,目光投放于手机屏幕不再看他:“我说的可是静电啊,你自己多想。”


 


多想么。没有吧。


 


那些年里的他们还不懂什么是爱,凭着本能明里暗里地为对方好,攒下很多钱只为看一眼对方狂喜的表情。


也做过许多口不对心的蠢事,吵过很多甚至没有缘由的架,冷战过,对峙过,最后还是会选择亲手削去各自的棱角。


也曾一度想要放弃荣耀与梦想,只为怀中的那一片温暖。


千帆过尽,才学会妥协避让,懂得避开世俗的眼光,明白只要有对方在,其他皆是无关紧要。


 


一切从那一年王源的生日作为开始。


 


 


2018年11月


 


烈日当头,沥青街面被烤出阵阵刺鼻的味道,王源即使隔着一层口罩都能闻见那股奇怪的焦味儿。可是现在他无暇顾虑这些,一双杏眼瞪得老大,诧异地望着几米之外的车库。


一道挺拔的身影站在水泥砖前,似乎对他现在的反应很是满意。


“怎么样啊,喜欢吗?”王俊凯还特意凹了一个帅气的造型,扶着墙边瞥了一眼车库里自己千挑万选出来的跑车。期待着王源带着崇拜的目光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拥抱。


然而并没有。


 


王源的嘴巴在口罩里做出一个O型,视觉的冲击使他久久无法回神,良久后才缓缓扒拉下碍事的口罩:“你疯啦?!你要攒多长时间多少钱才能买一辆这个啊!”


“拜托你想那么多干嘛,你的成年礼物诶,当然要买‘最酷的汽车’啦!”王俊凯见他还不肯过来,干脆放弃造型,上前几步把他拉进车库里。


其实早在他考驾照的时候,王源就已经和他一起学过了,只不过年龄没到不能一起考。王源自认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除了在练车的专用场地开过那么几次教练车以外,从来都不会无证驾驶。可现在看来,王俊凯就是在怂恿他做违法乱纪的事。


“走啊,去试一试。”


王源虽然嘴上说他是疯了才买这么贵的礼物,但心里的确又惊讶又震撼。如今近距离触摸到光滑崭洁的车面,也有些手痒难耐,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听见王俊凯说的话,他还是愣了一下:“试、试什么?车啊?”


“就从这到公司,我们走小路,不远的,一两分钟就到了。”


于是王源就这么被怂恿着稀里糊涂地坐上了驾驶位。


王俊凯坐到副驾驶,手把手地帮他复习之前一起学过的驾驶要领,顺便不着痕迹地在他手上摸几下,反正王源现在顾不上注意这些。


 


这一天终究会被变为深刻的样子堆放于两人心底。不止是因为王源获得人生中第一辆车,这辆车也不单单是他的一个成人礼那么简单。似乎从这一刻开始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被赋予了难忘的魔力。


仅仅几百米的路程,王俊凯以为万无一失,结果还是险些出了事故,回想起来不是一句心惊胆颤能概括得了的。


王源太紧张了,也有段时间没有碰方向盘,怎么都觉得不安心,即便身边的王俊凯一直在安慰他,用得还是特别轻松的语气。就是在他话音未落之时,迎面开来一辆深蓝色的卡车。小路很窄,是勉强能同时过两辆车的宽度。眼看着那辆卡车开过来,王源顿时有些慌乱地朝旁边看了一眼。


“打转向啊看我干什么!”王俊凯也惊了一下,没想到那辆卡车没有丝毫要减速让行的样子。他在这时已经顾不上勒住肩膀的安全带,整个人都扑上去转动方向盘。


他的手掌叠在王源的手背上,没有一丝迟疑地向左转动。车篷是闭合的,只有窗户是半开着,鸣笛声带着呼啸而过的风一齐灌进车里,王源感觉自己的心脏都随着颠簸的车体狠狠地颤了一下。如果不是手心手背上皆是未干的汗水,王源可能就要以为刚刚电光石火间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公司的后门近在咫尺,王源将车缓缓停靠在离它不远的停车位中。


王源停车的技术倒是很娴熟,和刚刚手忙脚乱的样子对比起来令王俊凯有些恍惚——因为王源每一次突然的冷静,都没有什么好事。


 


果然,在短暂的沉默后,王源目视着前方透明的玻璃,扬声质问他:“你为什么要打左转。”


“按照常理,明明该是打右转向的,为什么你要打左转。王俊凯。”


如果接下来王俊凯说“因为我怕你出事”,或者“因为你更重要”,那么王源腿上攥着的拳头就会毫不犹豫地挥上来。他不需要这种无私的好,会让他有一种想把王俊凯打醒的冲动。


可是当他转头的时候,却看见王俊凯疑惑地微皱眉头,奇怪地问他:


“我刚刚……打的是左转吗?”


 


王源无从得知当危机发生的那一刻王俊凯的心里都想了些什么,或许真的和他一样什么都来不及想。可是这样下意识的保护令王源缓缓松开了紧攥的拳头,忽然就红了眼角,此时此刻,很想……抱一抱他。


可这也不过是他们众多“下意识”里很普通的一件罢了。


最后王源深吸了一口气,驱散了刚刚涌出的感动,将车钥匙拔出后扔到旁边人的身上:“你自己留着开吧。”


“啊?!为啥?这是一个意外好吗!大型车本来不允许开到这样的小路上的!……王源儿!喂!”


 


 


当天的舞蹈训练结束接近零点,他们躲在练习室里关闭了所有灯光,手机叠在桌子上,不可视物的空间里只有彼此的呼吸提醒现在并不是在梦里。


王俊凯从背后抱住他,一只手臂横在身前,揽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悄悄攀上他的手掌,指尖相触的下一秒,王俊凯说:“王源儿啊……”


“干啥子。”


“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啊?”


王源疑惑:“我生什么气?”


“就……我以为你会喜欢那辆车。没想到……”


王源在黑暗中笑了笑,唇边勾出一丝温柔的弧度,悄悄地用肩膀碰了他一下:“没有不喜欢啊,很喜欢,但是你送早啦,等我考到驾驶证你再给我吧。”


“好啊好啊!”王俊凯听到他说很喜欢,语气顿时变为雀跃,搂着他蹭了几下。王源感觉颈窝里痒痒的,登时心中有无数的透明气泡充溢着。


“先替你源哥存着吧。无证驾驶这种事还是别干的好。”


王俊凯点点头,和他聊了一些关于生日会之类的事,都是工作上的。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也不知道聊到什么,王俊凯忽然跳了话题,神经兮兮地和王源说:


“我们去穷游吧,就是尽可能省钱的那种。或者不带钱,打工赚,我还没打过工呢。”


王源被他给逗乐了,低低地笑了笑:“那有时间我陪你去。”


王俊凯没接话,只默默在心里幻想了那么几秒。彼此都知道,他们根本不存在有时间的情况。再说去哪里能不受别人打扰地畅快玩几天呢?答案是,没有。


 


他们再累也迟迟不肯回房间。王俊凯赖在王源的身上不愿起来,被王源推了一下,顺势趴在他柔软的肚子上,隔着一层棉布T恤,感受脸颊处温热的体温,焐得痒痒的。王源以为他是太累了要在这里睡觉,缓缓挪动身子轻靠在桌沿,阖上眼一动不动地希望不要打扰到疲累的他。


不知道过了多少分钟,即便背后有硬实的木质书桌硌得难受,王源还是昏昏欲睡几次进入无意识的浅眠。直到他睁开眼,看见王俊凯的手表闪了两下,荧绿色的光一瞬间照亮了半个练习室。这转瞬即逝的光亮让王源险些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如果不是王俊凯突然起身搂抱住他的脖颈,他还没有回过神来。


王俊凯的声音是清明的,手掌准确地握在他的手背上,掌心干燥而炙热,如同颈间的吐息一样令他有些晕眩。


“源儿,生日快乐!”


“现在我们俩……是不是可以……”


王俊凯的尾音拖拽着,迟迟不肯连接下文。王源心如擂鼓,几乎是在他叫出亲昵称呼的一瞬间猜测到那忽闪的手表是过了零点的提示。


见王源身体僵硬,王俊凯这个从来没有告白经验的人霎时有些尴尬得想打退堂鼓。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早就想好在这一天把心里话全都说给王源听,明明他们的关系早就暧昧模糊到让人沉迷其中。可是真到了讲话的当前,却如鲠在喉。


 


从今天开始,他们两个都到了需要为自己的言语行为负责的年纪了。


他们的关系一直罩着一层薄纱,现在他要亲手将这碍事的东西扯下去,就怕王源还没有准备好。或者,认为这样的关系就已经很好了,因此并不想要准备。


王俊凯迟疑着松开王源僵硬的脖颈,手指离开了他的皮肤就逐渐变得冰凉,可还没等他撤离几秒,王源反手就握住了。


“接着说。”


 


少年时的深情与温柔无关其他,认准了谁,轻而易举便可交付出一颗赤诚的真心。


 


十九岁的王俊凯对十八岁的王源说,要么就不要答应我,要么就永远都不要放弃。


十八岁的王源对十九岁的王俊凯说,你是不是欠打了。


好好的情话,偏偏某人不解风情。


王俊凯撇头翻了个白眼:“那你拒绝啊。”


王源:“我不。”


 


他们的恋情永远不会存在于镁光灯下,就像那些美食中的调味料,确实存在着,却已经混杂于油汤之间。看不见了。


也不可说,也不能说。


王源想,这人要是哪天不属于自己了,那他俩之间的回忆到这里也就算断了。当他翻看那些年里镜头下的记录,全然是美化过的台本,不得不演的兄弟情谊,还有千篇一律的媒体通稿。他们的青春被暴露于阳光之下,最不缺的就是成长纪实。


唯独查不到的,是他们疲惫时躲在黑暗中拥抱的画面。


 


 


 


五年后


2023年7月


 


 


王源和王俊凯吵架了。吵得很凶,王俊凯一气之下甚至说出了分手两个字。


 


矛盾往往是一层叠着一层的冲突组成的,单拆开来的每一层都是小事——意见的分歧或者仅仅某一句话不合心意。堆来堆去,就成了蓄势待发的火山,预测不到的下一秒就是喷薄而出的岩浆。


王源在说什么,王俊凯已经听不进去了。心里成百上千可以归结为埋怨的词语卡在喉咙,然后他脑子一热,说


——你是不是想分手了啊?!


他一口气说完以后,自己都愣住了。


这些年里,他们无数次争吵无数次冷战,但是从来不敢说这两个字。像是一个禁忌突然被触犯,王源不敢置信地冷笑了一声,夸张的表情掩饰住瞬间酸胀的双眼,他说


——王俊凯,你可以啊,那就分吧。


早在很久以前王俊凯就知道,王源这个人,委屈了感动了都特容易掉眼泪,甚至看一部狗血的电影都会哭,但是偏偏又很极端,在某些方面,心理承受能力比谁都好。换句话说,不允许自己哭的时候,他忍得住。


王俊凯看着王源这副模样,抿着唇沉默了半晌,然后硬生生从嗓眼里吐出一个“好”字。


王源意外地很冷静,朝自己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摆着手一扭头走了。


 


那么也就是说,这宝贵的半个小时休息时间,就用来分手了?


王俊凯把手里的易拉罐扔进墙角的垃圾桶,然后怒气冲冲地走回练习室。


 


 


为什么吵架呢。


王源印象中这场断断续续的拉锯战是从公司确定十周年演唱会的曲目开始的。


王俊凯这个人,看起来很精明,实际上一根筋,有时候也很固执,点火就着,公司的练习生们都挺怕他。但是王源都习惯了,而且并不觉得这是他的缺点,相反的,他很喜欢看王俊凯生气时自己稍稍暗示几句就又回到那个笑纹浅浅的样子。


可是这次不一样,王俊凯近乎偏执,并且毫不退让。


就像他现在演了很多角色、接了很多剧,可仍然还是会提到当初在简陋场景中拍摄的那部短剧,还是会叫刘志宏二文,还是会时不时冒出一句“好笑”。这是王俊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怀念,怀念从前的他们。


当他提出要在演唱会中加入曾经的合唱曲目时,遭到了策划严厉的拒绝。他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沟通过很多次也没有个结果。王源就是在他沉默时安慰了一句:


“算了吧,别想了,反正……他们不会同意的。”


“算了吧?!什么叫算了吧?!那是我们唱过的歌啊,为什么不能再唱了?!”


“你冲我吼什么。”


“在你心里这些歌不重要吗?”


“我没说不重要啊!”


 


……


 


唉,反正就是这样,一直到最后排好流程,他们都在零零碎碎地争吵。最后忘了为何突然爆发,就这样意气用事地分手了。


王源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去想他们是为什么吵架,他会故意装作没有看见王俊凯的样子和别人聊天,也会故意大笑大闹就是独拿王俊凯当空气。


如同每一次的冷战一样。只不过这一次还没等到谁先低头,王俊凯就忽然病倒了。助理说他是贪凉,训练结束就回到房间冲冷水澡,不发烧才怪。王源在床边掐着腰笔直地站着,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床上那位气力恹恹的人早已经挨过千刀了。助理识趣地离开,王源又在那站了一会,这才算是不气他了,坐在床边用手心试了一下他的体温。


王俊凯的训练是暂停了,王源的还要继续。只能得空就往休息室跑,给王俊凯端水递药忙前忙后一整天,那人才终于有了退烧的迹象。


第二天晚上王源很晚才结束训练,没回自己的房间,悄悄溜到了王俊凯那里。床上的人仰面躺着,额头上放着一块已经被焐热的湿手绢。


“你怎么还没好啊……”王源嘟囔着坐到床边,眼看着王俊凯缓缓挣开双眼。


他脸上还是没有血色,嘴唇苍白得让人心疼,刚一开口说话就失了声,王源赶紧捂了一下他的嘴。


“哎呦你可别说话了,好好养病吧。”


王俊凯眨了眨眼,像是同意了。又费力地伸出手,在身边空着的地方轻轻动了几下手指。王源瞧了几眼,玩笑道:“怎么,你要传染给我啊?”


他神色一暗,失望的表情还未做出,就见王源三两下爬上床,撩起自己身旁的被子钻了进去。


王俊凯眉眼中都跳动着雀跃,苍白的面孔此时也显出一丝生动,他身体向后蹭了蹭,半转身子和王源面对面,却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安全距离。


 


王源也看向他,四目相对时总有些不好意思,一不小心便陷进那双深情的桃花眼里。王源便在脸颊升温的下一秒不着痕迹地转头仰面看向棚顶,嘴上还埋怨他:“你看我干什么啊?”


王俊凯这一觉睡得很熟,可能是睡前王源喂他吃的退烧药起了效果,一夜无梦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五点才醒。毕竟他白天一直断断续续地浅眠,能睡到五点已经算很不错了。


他醒来的时候,王源还在熟睡,他起身活动几下关节,再次确认没有任何眩晕感,这才放心地舒了口气。就是不知道病毒有没有全部赶走,他看了看王源,忍住凑近的冲动,换身衣服就去浴室洗漱了。


本以为经过这两天,他们两个本来也没打算真分手的人就算是和好了,没想到他退了烧以后王源又开始不理睬他,和前几天没什么两样。王俊凯终于憋不住了,在微信上给王源发了一个表情,就算是服输了。


 


王源使劲按下了锁屏键——切。让你说分手。


王源不回他,继续吃着鸡腿玩手机。王俊凯就在他正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他知道王源看到了消息,但是什么都没有回复。


按照往常来说,这个时候他应该会走上前去将王源压在身体与床铺之间,一边挠他的痒痒一边问他为什么不回消息。可这是“往常”,并不是现在。他最近太烦躁了,心里一直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压不下去也散不开。


他拿起床边的吉他走出房门,王源诧异地看了一眼他离开的方向,放下手机悄悄跟了上去。


 


-


 


他们经历过不得不妥协的现实,在流言蜚语中向梦想低头,委身于多年塑造在荧幕中的虚假躯壳里。


还要再继续伪装下一个十年吗。



王俊凯想,


他不要了。


 


他想唱自己喜欢的歌,想站在喜欢的人旁边一起唱喜欢的歌。


不是如此简单吗,为什么又那么难呢。


 


空荡荡的练习室里,只有王俊凯坐在椅子上默默调整琴弦。王源从门缝里看了一眼,忽然想起旁边的录音室和这里只隔了一道玻璃。录音室能看见这里,可从这里看过去却是一面镜子。是绝佳的观察地。


王源勾了勾嘴角,轻手轻脚地走进了隔壁的录音室。


 


王源坐在王俊凯正对着的一把黑色椅子上,翘了个二郎腿,拄着下巴满眼期待地望着他。他知道王俊凯要自弹自唱,便将斜上方的收音打开,听见玻璃外的人清了清嗓。


现在王俊凯就像只给他一个人唱歌似的。这情形好像许久没有过了。


这是王俊凯高烧初愈后第一次开嗓,虽然整个人看起来憔悴得有些虚弱,但是抱着吉他坐在椅子上的王俊凯,还是王源认识的那个一出现在麦克风前就耀眼得不行的小队长。从十年前,甚至更早以前,就是这样的。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缓缓拨动琴弦。


 


是他们曾经唱过的歌。王源听出来了,暗道一句“傻子”,也跟着收音器传出来的那道沙哑声线一起唱。


有些浪漫,还有点心跳加速的预兆。


王源唱着许久没有唱过的歌词,惊觉自己唱着唱着竟有些鼻尖泛酸。真奇怪,明明他说过“算了吧”,他没有王俊凯那么坚定不是吗。


一段唱完,在间奏时的空隙里王源边双手扇风边自言自语抱怨着为什么没有空调啊,热得我眼睛都疼了。


王俊凯当然听不到。王源深吸了一口气,小声嘟囔道:“下一段可是你源哥的,你可要好好跟上我的调子啊。”


吉他的音符悠扬而生动地流淌于王俊凯的五指间,王源将早已烂熟于心的歌词唱出来,可第一个音节刚刚落下,便骤然停止。


王源的表情凝固于这一秒。


他看见王俊凯始终低头一声不出地拨动着琴弦。


仿佛……仿佛还是他们合唱的时候。


王俊凯的手指有些颤抖,走了音也未曾停下,仍然固执地弹奏着原本属于王源的第二段旋律。


王源听见了眼泪砸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和越来越走调的弹奏。他始终呆呆地看着王俊凯,着了魔一样一动也没动,脸上的震惊就像是时间静止在那一秒。


 


他的男朋友,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记得他们的每一次纪念,也用固执的方式坚守着当初那份天真的初心。


可却没有人能为镜头之外的他们记录下这一刻的温情,和这首隔着一道坚硬玻璃的合唱。


王源在一曲终了之后跑到王俊凯身边,拽着他的肩膀不容拒绝地完成了一个面对面的拥抱。


 


一首歌不过3分多钟的时间,一个已经成型的计划在王源的心里灼灼发烫。


 


 


 


又两年


2025年6月


 


 


年轻的化妆师小跑蹿上高高的录影台,打开随身携带的化妆包。在录制的间隙补妆总有一种紧张感,尤其是对于她们这种电视台的实习化妆师来说。


她拿出粉饼,在身前坐着摆弄手机的新晋影帝的脸上比划了一下,而王俊凯仅仅微微扬起下巴,视线并未从手机屏幕前移开。


她一边涂抹着散粉,一边又心不在焉地想凑上去看看这位面带笑意的大明星到底和谁聊得这么开心。——按往常来说很少有艺人会将手机带到录制厅,她几乎可以拨开浓重的香水味闻见那么一丝八卦的味道。


刚刚侧了身子准备不着痕迹地探究屏幕那端是何方神圣,小化妆师在下一秒便僵得手上一缓。王俊凯在她的目光还未投至屏幕时便按下了锁屏键,随即对上她的眼睛,露出一个温和却生疏的微笑。


笑得她心里毛毛的,在忐忑中匆匆结束了补妆任务。


然后没过多久现场又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录制工作。


 


“请问,”面容精致的女主持人在之前一串毫无营养单纯讨论新剧的问题结束之后,再次确认了一下手中的台本,兴致勃勃地问出了所有问题中她最感兴趣的一个,“请问你和TFBOYS其他两位成员现在的关系怎么样?还有没有联系了?”


“当然有啊。”王俊凯从容地将早就准备好的台本讲出,“如果赶上我们都在一座城市的话就会出来聚一下。”


“那这次回北京呢。据我所知你是今天刚下飞机就来录节目了吧,录完节目会和他们聚一聚吗?”


“今天吗,可能没有时间了吧。我明早清晨还要飞巴黎。”


“这样啊……”女主持人颇为遗憾地低了低头,又追问道,“我印象中好像从两年前你们十周年巡回演唱会结束之后你和王源就没有过互动了吧?”


 


要不要这么刻意地点名道姓啊。王俊凯腹诽着,表面上倒是波澜不惊:“互动是指……?私下我们还是有联系的啊,比如上回他还在微信上让我给他代购东西呢。”


“代购?!哈哈哈哈。”


也不知道她是真觉得好笑还是为了活跃气氛,反正她笑王俊凯也跟她一起笑,如果笑一笑就能少问几个这种问题也挺划算。


但显然是不能的。


 


“你们好像从来都没有回应过两年前那件事啊,我记得那个时候还上热门了来着。现在时间也过去这么久了,方便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王俊凯抿了抿嘴,笑意还在唇边未散,却明知故问道:“你说的哪件事?”


“就是最后一场演唱会。拥抱事件啊。”


“拥抱啊?我和谁,王源吗?”


“对呀。”


“我们两年前拥抱的次数多了去了,难不成我要一次一次想吗。”王俊凯一脸从容,还能开个玩笑缓解尴尬。其实话都说到这份上,识趣的也该见好就收了。但是这位女主持人可能是觉得聊了这么久,聊天的氛围又很轻松,开开玩笑追问一下也不会惹他生气吧。于是她并没有将话题打住,仍旧不依不饶的样子


“可别装傻啊。我说的不是台上你们的拥抱,我说的是散场的时候……”


 


王俊凯抿唇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嘴边的笑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在抬头时凌厉的目光扫视过现场导演局促的表情,后者也正在朝主持人比划着停止的手势。而抬起了头,王俊凯却还是刚刚那副阳光可亲的样子:“就是那个时候我们仨都挺激动的,毕竟是最后一场了嘛,都要各自去闯了,下台的时候就……庆祝了一下。我这个回答不知道大家满意不满意,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了,我真的都快想不起来了。”


台下的粉丝一见他将话头引过来,立马扯着嗓子喊“满意”,齐刷刷如口令般回响在演播厅内。


王俊凯欣慰地点了点头,感觉到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一次。距离上一回过去大概五分钟。他露出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微笑,下意识将手肘抵在了装有手机的口袋上。


等到这档访谈类节目全部录制结束,王俊凯和工作人员们道了谢,便火速离开了电视台的演播大楼。


 


进了车才算是有了一些空档。解锁后便是微信的对话窗口,王源连发了两个冷漠的表情包,最新发送的是系统自带的怒火表情,后面跟着一句话【你啷个不见了】


王俊凯缩在司机身后的座位上不自觉地露出微笑,手指飞快地打字【刚录完。睡没?】


他刚要退出聊天界面,另一边就秒回了俩字:


【睡了】


 


-


 


王源在拍摄间隙走到一处没人注意到的地方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果然看见一个小时前王俊凯发来的北京定位:【我下飞机啦!】


【嗯啊,晚上几点能录完?】


可能是已经开始了录制吧,王俊凯那边迟迟未回复消息,王源又拍了一条,回来时才见王俊凯发了一张在台上录节目的照片:【在补妆。我可能得晚点才能回去了,比原定的时间又拖了一个多小时。】后面还跟了一张王源的表情包:宝宝心里委屈,但宝宝不说.jpg


王源笑骂了一句,回了他一张王俊凯的表情包:冷漠.jpg


之后不论他发什么王俊凯都没有回复。其实这种情况很常见,他们都是只能抽空拿手机的人,只是今天出于马上要见面的兴奋,王源多发了几条,还问他“啷个不见了”,其实心里也猜到王俊凯是去接着录制节目了。


没关系,他会提前回家等待王俊凯回来的。就像这两年里的无数次匆匆一面,在横店、在上海、在洛杉矶,哪怕只有一分钟也好,他们已经学会避开娱乐记者的镜头,躲进无人察觉的角落里,完成一个时隔多日的拥抱。


一如两年前舞台上挥洒过的满腔热血。


 


 


王源永远会记得十年演唱会那一天王俊凯惊讶之后狂喜的表情,目光一直迎着他从舞台的边缘走到正中央,他们终于站在一起,即便后台无数的工作人员正在慌乱地问着旁边人“这首歌不是他一个人的吗王源怎么上去了?!”


这是王源最深情的一次告白,掩藏于歌词话筒之间,用清澈温柔的音调在第十年的演唱会上刻下两人永远难忘的一笔。


然后一曲唱完,王俊凯几步一回头,即便消失在光束照耀着的表演区域,仍然用手势为王源接下来的独唱加油打气。


后来王俊凯有些后悔,他应该留在那里再合唱一首的。


不够。


和你一起,永远都唱不够。


 


如果接下来的他们也按照台本,规规矩矩地表演完整场演唱会,那么也不会出现后来沸沸扬扬的拥抱事件。王俊凯想,归根结底……或许是自己太着急了。


从现场录制的显示器里,人们看到的是散场时舞台上这样的画面——王俊凯将怀里的花束也塞给了王源,后者抱着两束花有些奇怪地笑了笑,像是问王俊凯这是什么意思。


随后王俊凯伏在王源的耳边,过程不过三四秒钟。王源怔住了,捧着塑料纸的手指微微弯曲,又舒展开,始终盯着王俊凯笑嘻嘻的那张脸不言不语。


王俊凯又说了四个字,看口型就能看出来,他说的是“开玩笑啦”。


 


这些都不是人们讨论的重点。


当他们散场下台的时候,正上方的摄像机记录下了升降台降到最低时王源突然扔掉了怀里的花束,猛地拥抱住王俊凯。


王俊凯也用力地抱着他,王源那件白色的披风甚至被压得有些变形。


 


这就是事件的全部过程了。他们两人后来给出的解释都是:激动、感慨,来抱一个吧,兄弟之间,这有什么的。


一个拥抱而已,的确没有什么大事,过段时间就被媒体淡忘,取而代之的是三个人单飞不解散的消息。


 


娱乐圈永远不缺爆炸性新闻,只有他们两人会知道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


永远。


只有他们。


只有他们曾真切感觉到身体里的每一寸皮肤都在那一个拥抱间流淌过滋滋啦啦的电流,缠绕于四肢百骸。他们不是在一个封闭而私密的空间里拥抱,众目之下好似打开了一道禁忌的开关。


只有血液仍然沸腾澎湃,深入骨髓,融于心肺。


 


不后悔。


 


-


 


黑色的轿车打着灯闪,划破仿佛无边的夜幕。王俊凯的助理兼司机在高速公路上将车速飙到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令他不得不握住车顶的手把,一边稳住身体一边小声嘟囔了一句“驾校老师都要哭了”。


“啊?!你说什么啊?!”


王俊凯深呼吸一口气,像他一样扯着嗓子喊道:“我说!好样的!开快一点!”


“嫌我快了是吧?!怪谁啊!你这折腾到家也就能待几个小时吧!我的祖宗诶,你图什么啊!”


王俊凯大笑,反正噪音会掩盖住他已经满溢的喜悦声音。他回答:“必须要回啊,有人等我呢。”


他知道这样的音量助理是听不见的,他要的就是听不见。


 


饶是他这样长年奔波的人,在下车之后也感觉到一阵腿脚发麻,晕眩感令他不得不靠在车门上缓冲片刻,助理下车点了一支烟,笑问道:“晕车啦?”


王俊凯咽了咽唾沫,微微点头。


“上去吧,我就在这等,你现在还有……”助理抬手看了一眼腕表,语气颇为轻快,像是在气他,“你现在还有三个……啊不,两个半小时。”


 


王俊凯打开家门时,看见客厅里留了一盏昏暗的节能灯,他猜王源是睡着了特意留了灯给他,便轻手轻脚地挪进卧室,连脱鞋时都不敢发出声音。


果然,王源正仰面躺在大床的一侧,手机就放在枕头上,看起样子像是玩着玩着手机就睡着了。王俊凯微微摇了摇头,责怪王源每次都不听他劝,睡前还要玩手机。


他退出卧室,在客厅里脱下外衣外裤,纠结了几秒要不要去浴室洗个澡,又怕水声吵醒了王源,只简单洗漱了一下便换上睡衣。


身边的床垫陷下一片,王源不知是有意识还是习惯了,就顺势滑入他张开的手臂间。王俊凯抱了个满怀,顿时驱散了一身疲惫。王源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清香味,大抵是洗发水,王俊凯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深吸了几口,又悄悄在他的耳后吻了一下。


就在卧室里一片静谧之时,被王俊凯刚刚才拿走的手机响起了铃声。王俊凯吓了一跳,暗骂一句这大半夜的打电话,谁那么不长心。旋即飞快地蹿到床边,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要按拒接,却发现这并不是来电,而是王源自己定下的闹钟。


 


“小凯……?”


“……”


王俊凯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见王源从被窝里迷迷糊糊地伸出一只手,王俊凯便下意识就握住了。王源这才把埋在枕头里不愿醒的脸露出来,朝他展开一个浅浅的笑容。


“什么时候回来的?”


“十五分钟前。继续睡吧。”王俊凯说着,这才将闹钟铃声关闭。


这时手机屏幕上出现王俊凯没见过的一张锁屏壁纸,看来是在他们没见面的这段时间王源换了新的,是一张充满了心灵鸡汤文字的图片。王俊凯噗嗤笑了出来,顺手就解开锁屏。


屏幕上显示的应该是王源临睡前翻看的网页,王俊凯本打算退出去,却在看到内容之后愣住了。


“你查巴黎的天气做什么?你也要去啊?”


王源刚刚坐起来,正低头揉着眼睛,听完他这话抬起头给他一记白眼:“我不去,某个大忙人要去。”


王俊凯这才反应过来,嘿嘿一笑,掀起被子扑过去,枕在王源的腿上搂住他的腰,是个撒娇的样子。


“行了你,不要闹了,陪我聊一会吧。我们都好久没有见面了……”


 


“小凯,我又给你写了一首歌,等有时间录一个demo给你。”


“好啊。不过你还用上次的名字吗,我觉得上次你起的匿名好难听啊。”


“难听吗?!我觉得‘王小明’挺好听的啊……反正比你起的‘王大宝’好听多了。”


“……差不多吧,我俩,半斤八两。”


“哦。”


 


闲扯了几句,还没聊五分钟就变了样,王俊凯非要在他说话的时候凑过来接吻,王源还没说几个字就被堵了个正着,渐渐地也忘了自己要说的是什么。


他还想吐槽今天片场的工作人员太过八卦,问了许多私密的问题。如果他这样说了,王俊凯也会一边叹气一边埋怨同是今天的那个一样八卦的主持人。


总有人在好奇,总有人在询问。可是他们已经将那些年里的小秘密包裹好,藏在彼此内心深处,不让任何人找到。


 


有人问王源:“当年在台上,王俊凯到底和你说了什么悄悄话啊?”


王源淡淡地笑着,带着一丝无奈的味道:“我都忘了。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谁还记得啊。”


每一句都是谎言,王源早已可以在聊起这件事时面不改色。


因为至少他和王俊凯会记得,记得那一年聚光灯下心潮翻涌的他们,记得耳边灼热却以玩笑一带而过的私语。


 


-


 


王俊凯将手中的花束不容拒绝地塞进他的怀里,在他疑惑之时悄悄凑近他的耳边,摘下他的耳返。低沉的音调用会场中的嘈杂喧闹座作为背景,王源却能听个真真切切。


 


“玫瑰花都给你。手给我。”


 


“敢吗。”


 


王俊凯看着王源怔愣的表情,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开玩笑的啦。”


 


-


 


多年后的现在,他们仍然在向生活妥协,仍然为了梦想奔波。可也逐渐学会如何在纷乱的世界里为对方保留一片空地。


你不说,我也不说,没人会知道。


镜头下的他们在无数作品中上演过千姿百态,只有他们的往事仍然无从寻找。不过后来王源再也不会去想这些已经得到了答案的问题。


他们不需要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往事,因为那些踪迹,他们会铭刻在冗长的生命线上,丝丝相缚,永远无解。


已然足够。


 


 


一人千面,为你独留一面。


不畏时光不惧风雨。


叫爱情。


 


 


 


 


 


 


-END

评论

热度(2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