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im

123456789

怦然心动(已完结)

Sighfly:


一个临时横空出世的小短篇
我就是想写一个久别重逢的小脑洞

有必要说一次,我说我是天花板我就是天花板吗
写是我写,看是你看,信了怪我咯?


///////


王源还记得上一次飞是回重庆的时候,打从上了飞机落座,整个人都变的馄饨,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也压根没有印象,好像只是闭了闭眼睛就没有力气再睁开,万幸是这么一睡,独自一人的路程也没有显得格外漫长。

太累了,累到错过了重庆高空阑珊的夜景,也忘记了遗憾,被空姐轻声叫醒,耳边是即将落地的广播,机舱里微弱昏黄的灯光让他怎么都提不精神来。

顺手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拿出来用黑色的屏幕照了照看有没有什么地方没弄得好,真麻烦,今天没有王俊凯这个人肉镜面了,真是麻烦。

大概是这么想着的,所以连带着拉开背包拉链取口罩的动作都显得不那么温柔了,那这一路上飞机落地的震动,空旷的停机坪,大厅里刺眼的灯光和车门轰然拉上的声音就显得格外孤独了,他只是又忍不住想起有王俊凯的时候,那个人带着口罩,才醒的桃花眼里还水濛濛,就算一路上一声不吭,也比独自一人的时候热闹。

这个时候才发觉,另一个人的呼吸声居然也能隔绝孤独。

睡眠偶尔也是一方药贴,把时间绵长这种病症的病发暂时勉勉强强遏止住,这对夜里神经衰弱的人来说百试百灵。

不过对于一个精力充沛的人来说,作用就显得微乎其微了,也许是上一次一个人用药太猛途留太久的副作用,这一次一个人起飞就变的格外的兴奋,兴奋的就像是好多年前第一次坐飞机,看着庞然大物想象着他腾云驾雾那样,高兴的咬不住喉咙里的笑。

谁都想问他,你对着手机在傻乐什么呢,笑的直捂嘴,眼睛弯弯眯起来,你到底在笑什么呢。

“太久没跑行程了,骨头痒啊~”
就连丑嘟都受不了他家主子的傻样了,好了好了,知道你要见本嘟嘟的母亲了,能不能出息一点呢。

这点担心都是多余的了,王大源在人前这点矜持还是有的,那些别人都听不得的想念就统统一股脑塞给嘟嘟听,反正就是欺负你不会说人话只会汪汪汪。

不不不,他才不要说给王俊凯听,那个人会得意的,然后整天整天瞎得瑟,所以每次和对方聊视频的时候,王源就和曾经那些天天见面的日子一样,聊聊游戏,聊聊课业,你损我几句我损你几句,偶尔再把嘟嘟提起来给王俊凯过目,表示你儿子在我的精心照料下生活的幸福美好。

有时候会彼此沉默下来,大眼瞪小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都不开腔,认认真真的把对方的眉眼刻进眼睛里,王俊凯就会忍不住,偷偷抱着手机疯狂截屏,王源看着上上下下摇晃的屏幕就知道他在干嘛,然后也稳着手偷偷截了好几张。

王俊凯问他:“你怎么不说话了。”
看你就够了啊,这种话也就自己心里偷偷想一想,就像王俊凯把屏幕上王源的模样都截下来的时候会疯狂的想抱一抱他,也不会告诉他。

就算近在眼前,也隔着好几个小时的航班,是他在南方你在北方那么遥远的距离。
糟糕,又犯病了,真想抱着他蹭一蹭,妈的皮肤痒死了。

王源反应很快,把刚才吃剩下的一推烧烤竹签和满是辣椒调料的一次性盒子挪到镜头前面给王俊凯看:“有没有很想念大重庆的烧烤呀~”

“想……”
他说想,究竟是想你还是想你,还是想你呢。

门外的妈妈催他该睡觉了,王源探着脑袋答应了好几声然后压低了声音跟王俊凯说我要睡了,然后一句拜拜两个人硬是说了十来分钟才舍得挂掉。

你们不懂这叫做年轻人的情趣。
嘟嘟也不懂,你一只狗懂什么偶像剧。

房间就这么安静下来,王源点开相册把刚才截的那些图都翻出来看,才发现居然截了这么多,好痴汉的样子,不行,源哥的人设必须的高冷的,那删几张好了。

不行,这张笑起来真好看
不行,这张虎牙都露出来了好像摸摸
不行不行,这张闭着眼看起来这么蠢可以拿去好好笑一笑他

然后微信就弹出了未读,王源点开看,恰巧是王俊凯发过来的视频时候截到自己眨眼睛的那一瞬间,简直和手里的王俊凯蠢的不相上下,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包,暗绿的光在深夜里勾勒着他好看的棱角,所有的笑意全都积攒在他弯弯的嘴角。

“等见面我亲手收拾你!”

王俊凯真的是能得阅读理解满分了,这句话在他看来就是,真好马上就要见面了。

手机压在枕头底下,深吸一口强迫自己赶快睡着,睡眠可是缩短时光的利器,可惜抱着名叫做思念的东西辗转难眠。

我才没有很想你。
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小个坑眼的我想你,那点情感只需要王俊凯哼上半个小时的让我惊喜让我痴迷,就足够铺上以假乱真的草坪。
虽然治标不治本。

呃,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王源同学表示‘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总在阵前亡’这个典故早八百年就看过了,可惜还是掉以轻心了,居然在那条自己早走了八百次的路上感慨了一句‘这条路真的好长哦。’

他发誓他只是条件反射说了一句切身感慨而已,但是刷刷刷的收到了好几个‘我懂的~’的眼神,有一丝焦灼。

他只是真的突然发觉这条路太长了,好像不管走的多快长度就几近没什么变化,是人太多了吧,太吵太闹挤挤挨挨,吵得人脑仁疼,所以才会觉得这条路难捱的很,果然青少年该苦恼自己太red了。

谁知道呢,其实也不是没有这么拥挤的时候,甚至更多人的时候不存在的,只是那个时候能偷摸借着外围的人群把手伸到王俊凯书包下面,悄悄扯着他的衣摆,指腹大小块的纯棉面料在自己手里,踏实的就跟抓住了定海神针似的。

又想到王俊凯了,王源只是下意识的又往前面看了看,并没有那个总高自己半个头,盖着帽子的毛茸茸的后脑勺,也没有一双和自己同款不同色的篮球鞋。
糟糕,这条路好像又变长了。

直到关上车门才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了点自己的时间,拿出手机开了微信就刷啦啦给王俊凯发了一连串自己的表情包,摊在座椅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就这样抬头就从后视镜里看到瑞瑞那对架在镜框底下的小眯缝眼冲着自己笑,那个笑真的是要多下流就有多下流。

王源问他你笑什么,结果瑞瑞却反问他那你笑什么。

后视镜对着自己,眉眼里的笑意都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大概是王源自己也意识自己在瞎高兴个什么劲,反而笑的更开朗,得意洋洋做鬼怪的表情:“要你管。”
那个尾音哟,都乐得发颤。

手机震了震,是王俊凯回了消息,他也发了张图,信号不太好,王源就盯着灰色的小圆圈转啊转,才发现是张截图。

是一个粉丝的repo,内容就是刚才自己说的那句话,转发量眼看着还在持续上升,伴随着小队长的明知故问‘路很长吗?’

王源翻了翻转发,把另一个‘这条路好长哦vs天花板上面的洞好多哦’的转发给王俊凯截过去,反以唇齿之讥‘天花板的洞很多吗?’

嗯,你的路好长和我的天花板洞很多可以组一个组合。

组合的队长和主唱都是娱乐圈响当当的大明星,什么自控啊都是so easy,所以主唱在电梯里悄悄在角落做了好几个进门的姿势,最后选择酷酷的双手插兜背着包进了队长的大门。

就在那多么期盼的眼神底下等着看队长和主唱久别重逢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毕竟想当年队长中考的时候,某主唱可是想到掉眼泪呀。

果然孩子大了,翅膀都硬了,主唱进门第一件事就叫着说肚子饿了,对着紧赶着要开门的队长视而不见,呃,这是什么节奏,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众目睽睽之下两个人都见面半个多小时都没能说上几句话,反倒和队长的母亲大人聊了不少,想象中的相拥而泣呢,想象中的哭天抢地呢,再不济你们倒是多说几句话呀,平时隔着几万公里不是嘴巴那么能侃么?

厨房呲啦啦是蔬菜下油锅的声音,屋里进了几个人显得满满当当,主唱终于开口了:“王俊凯,你充电宝呢,我手机没电了。”

声音可小可小了,基本被瑞瑞甩扑克的声音给盖了,王俊凯手里还抓着一副牌,明明看起来正专心致志斗地主,那围着一小撮人也没谁给点听到了的反应,谁晓得王俊凯立马撂了一把牌,转头对上王源看过来的目光。

“跟我去房间拿。”
噼里啪啦要起反应了,结果就在下一秒王源就把脸给侧开,反应泼为冷淡:“哦。”

某不上道工作人员开始翻包,我有我有的话还没来得及说,被瑞瑞一把捂住嘴,一个刀眼横过去,‘关你屁事。’

王俊凯站起来扯了扯衣摆,意外的有些局促,低着头习惯性的甩了甩偏长的刘海,嘿!你低头我也能看到你在偷笑!

后背被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少年努力吧!

见他站起来,王源才往里走,王俊凯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仿佛要进的是王源房间不是自己房间,嘿,这主人翁意识真他妈强烈。
客厅茶几上的充电宝就不服了,不是找我吗,我他妈在这里!!!

有人看着瑞瑞握着摄像机的手感同身受的拍了拍他的肩:“不要犯职业病了,忍到现在不容易,你能扛着摄像机去敲门,他们能把你的心肝给砸个稀巴烂。”
同事就是用来彼此规范彼此约束,王俊凯表示有这个自觉很不错。

王源进了门就往书桌前坐,桌面上是王俊凯的练习册,假装看了几眼其实一颗心全在身后那个人身上给挂着,王俊凯锁了门舒舒服服就往床上躺,中间隔着三四步的距离,一个看着天花板一个顶着高二的练习册,谁都没多走一步,呼吸都忍不住放轻。

妈的脸都要红了。
什么时候唾液腺这么发达,悄悄咽了好几次口水,生怕被对方发现。

这么沉默着也不是办法,王俊凯表示作为年长的一方他要勇于突破,只是开口就没什么好话:“你看啥子嘛看,懂都不求懂还看。”

王源总算找着机会,转过身就斜着眼恶狠狠的瞪他:“逗你凶逗你凶,晓得我这次测验考的好牛逼不。”

“是是是运气好个嘛。”

就是要彼此成全吗,然后王源张牙舞抓扑过去作势就要揍人,这人嘴巴怎么永远都这么坏:“我给你把嘴巴撕捞!”

“撕撕撕给你撕。”

说是要揍他,说是要撕了他的嘴,找了个凶巴巴的借口四步远用两步就扑到他身上,手落到他脸上,最后只在他漂亮的苹果肌上软软的揪了一把没舍得用力,王俊凯叫着好疼翻身就把人压下去伸手去挠他痒痒,王源在床上滚来滚去笑的喘不上气。

手肘会嗑到他的胸口,手腕能挂到他的后背,他瘦了,腰间的肉又紧实了一些,脚掌踢到他的大腿,膝头被他的胯骨压住,王源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得到,王俊凯放在自己身后的另一条腿紧紧贴合在自己的后腰。

这么弯弯道道一通闹,目的总算是达到了,明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这一刻,都没能闹上半分钟,天天锻炼的王俊凯也不晓得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娇弱’趴在王源身上嘴里嘟嘟囔囔说累死了累死了,握着他的手腕放到自己后背,一本正经:“不准瞎折腾。”

王源偷偷朝着耳边温热的吐息处扭了扭脑袋,直到自己的嘴角都能感觉得到对方的呼吸,只是这么一眼,王俊凯长长的睫毛撩的他发颤,心如雷鼓是这么用的吧。

其实从一开始王俊凯还没开门的时候,他就已经紧张的在裤袋里把拳头紧了又紧,他也无比思念几个月的的拥抱和亲吻,只是好久不见,所以光是日日夜夜在记忆里温习,也只能适得其反,想想就痒,骨子里面痒,痒的挠不着。

所有的,一切的,爱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与触碰,那些动作都是从对方身上摸索来的,都是从最初的懵懵懂懂一天一天熟悉来的,只是一不小心与唯一可以练习的人隔的太久,被打回原形,什么都变的再一次生疏起来,就是看着彼此的眼睛都变的无比艰难,生怕胸腔里活跃的心脏骤停然后疯狂跳动。

大概是,对待第一次喜欢的人都是这样的心情,没有油嘴滑舌的甜言蜜语,没有刻意制造的久别的浪漫。

他只会气你,让你恶狠狠的瞪过来,接着气你,你就会伸出手要扑过来,想要一个拥抱还真是有点小麻烦,不过管人家呢,这叫乐在其中,这叫怦然心动。

王俊凯的呼吸仿若是有迷惑人的作用,落在王源脸侧,引得王源不自觉的撞上去,从嘴角碰到他的唇瓣,再到唇瓣之间细细摩挲,王俊凯伸手把被子拉起来把两个人罩住,可惜被子太单薄,还能隐隐透出外面的光,万幸能盖住脸颊的绯红。

他伸手把王源搂在怀里,轻轻咬着他的下唇,就跟小朋友吃糖似的,那一瞬间好像一切都平静了下来,没有震耳欲聋的心跳,胸口压着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消失不见,所有的郁结都在他辗转的唇间消失不见。

王源扯着他的领口,怎么都亲不够。
王俊凯有些纳闷有些恨,妈的又不是第一次来到底在紧张个什么啊!!!

本天花板高冷的竖起食指摇了摇,少年这就是爱呀,说也说不清楚~
💗💗💗


/////

今日份的寄人篱上没有了
这字数都够好几篇寄人篱上没有的更新了










评论

热度(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