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im

123456789

【凯源】全民星探(短篇完结)

Joycehey:

* 现实向,十年后


* 近日跟拍春晚消息的脑洞


* 不涉及对于此节目之是非的辩论


* 我编的


* 感谢小伙伴们不离不弃。最近开了小差,出去玩了玩,又一直在生病,没有及时更新,实在是不好意思n(*≧▽≦*)n


 


齐晖是tfboys的第八代跟拍记者,前面的七代师兄或因为实在跟不到什么有爆点的东西申请调离到其他明星组,或者干脆觉得这行没意思不干了。


这天齐晖和刚刚离职的跟拍师兄吃饭,师兄端着酒杯闷了一口酒。


“晖啊,你说这仨小孩怎么就那么轴呢,特别是那个王俊凯。说25岁前不搞对象,真就什么都抓不出来。这给我们憋屈的呀,跟哪个明星跟十年还不等来个大料,偏偏就他们…”


“师兄你别泄气,你这不调到任天王组了吗,很快就有大收获了。”


“哎,我是操心你呀。这前面都逼走七个了,你还敢往前冲,也是牛。”


说着这位师兄给齐晖竖了个大拇指。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王俊凯也要二十五了,说不准你还真能碰上什么大事儿。”


“嗯,我且等着。”


齐晖端起杯子跟师兄碰了碰。


齐晖并不比王俊凯大多少,学了传媒毕了业就入了记者这行。齐晖稀里糊涂地就进了让明星们又爱又恨的风行工作室,工作内容基本上就是蹲着等着拍着。


工作室里的跟拍记者把明星们分成了三大类,第一类是总是有料型,没事儿都爱搞点事儿,这一类反倒不受欢迎,观众容易审美疲劳。第二类是时不时有料型,这种一般比较抢手,因为跟出来的料都是大料,必火型。这第三类呢,齐晖本以为不会有这样的明星,没想到还真的就有,那就是怎么蹲都没料型,典型代表就是这仨小孩儿。


说是小孩儿吧,他们也都二十多了,只是因为出道太早,那时人们习惯叫他们小孩儿,这么多年,嘴上就习惯了。齐晖这些年也算是看着tfboys成长起来的,虽然他不怎么感冒,但是十年没散群已经让他觉得是个奇迹了。选组的时候,齐晖想着与其选一个他自己有明确好恶的对象,不如找一个在自己心里没太大感觉的,这样工作起来也能处理的比较职业,否则容易往最好里洗或者往最坏里黑。


尽管齐晖给自己的心理建设已经比较完全了,选题定下来的时候,还是让同辈其他记者非常不解,这不是人尽皆知地蹲不到料型的吗,齐晖这是想随手扔绩效啊。


不过老大的话让齐晖已经被激起的纠结稍稍平复了一些,老大是这么说的:“这圈儿里,怎么可能没有蹲不出料的咖?除非是性冷淡。他仨搁外边儿是没啥可挖的,说不准内部就有惊天大料呢?”


齐晖听出来这是鼓励他深挖的意思,可转念一想又纠结了。


齐晖是知道这对“凯源”cp的,传了这么多年,热度丝毫不减。可是这十年多不论外界怎么说,主人公依旧还是好兄弟的模样,并不更多风声。要是真有什么,前面的师兄怎么会跟不到?所以,那其实就是没有了,老大的话,也仅仅是猜测。


这么一想,齐晖的心又凉了半截。但是自己选的组,跪着也要跟,齐晖还是乖乖地和摄像大哥磨合去了。


 


十年之约完成的时候,王俊凯王源他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忙忙碌碌的十年,眨眨眼也就过去了。就好像是大多数人都参加过的高考,真的考完的时候,并没有特别激动的感觉。考完这场试,接下来只是换了形式的更多测试而已。


刚出道那时候小,多数圈里的长辈对他们也比较宠和宽容,不论舆论怎么说吧,他们也没觉得有特别难的时候。现在不一样了,这个年龄的明星一抓一大把了,他们自然而然被推进了这股激烈的浪潮中。十年不短,外界在评论他们的时候,也总会用这条纵向的线去判断。时间越久,环境似乎越严苛,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在不经意间又会被无限放大。


王源揉了揉头发,拿起手里的谱稿起身,准备去隔壁找王俊凯给看看。两人这些年影视都涉猎,不过一直坚持自己的音乐创作。


“老王,你帮我看看这段,我想表达一种急促的感觉,总感觉还不够急。”


王俊凯放下手里的活,接过王源的谱子,抬头看了看王源。王源这话要是让旁人听来一定觉得好笑,但是王俊凯没有觉得好笑,他能懂王源的意思,或者说王源只有这样说才能准确表达意思。十多年的默契,确实不容置喙。


王俊凯在键盘上弹了一遍之后,王源拉了凳子在他旁边坐下来。


“嗯,旋律挺耐听的,不过是不够急。你加几个休止符试试。”


王源皱眉想了想,突然一拍王俊凯大腿,吓得王俊凯一惊。


“你干啥?”


“老王,对!我就一直不大会用这个,中间停一下,好像喘不过气,喘不过气能不急嘛!”


“……对,是这个意思。”


王俊凯把谱子往王源方向推推,双手放到键盘上,停了有一分钟,弹了一段。王源听完之后,拿过谱架上的稿子,接着脑袋左转右转四处瞟,还没瞧见想要的东西,眼前就出现了王俊凯的手和他手上拿着的笔。王源接过笔,冲王俊凯一笑,就埋下头在稿子上写写画画。


王俊凯双手撑在后脑勺上,伸长了腿,侧过头看着低头动笔的王源。


千玺一直对写歌没什么兴趣,这些年依旧执着在舞蹈上,偶尔会写几首词给组合,所以这么多年一直是王俊凯和王源一起摸索着怎么把旋律写得更动听。


最早的时候,王俊凯和王源还会比着写歌,成宿成宿地写,生怕对方比自己写得多写得好。后来有天早上,在公司宿舍洗漱间,两人站着并排刷牙,在镜子里看到彼此的黑眼圈和眼袋,“噗嗤”都喷出一嘴的白色沫沫。


“你说我们俩这是干嘛。”王源把嘴里的水吐干净说。


“是啊,我俩还整这套,何必呢。”王俊凯把洗面奶挤到手上又给王源挤了一点。


这之后,两人开始交流着来,谁get了一个新技能一定会告诉对方,就这样商量着商量着,到现在组合出专辑,基本上都是两人承包了所有词曲创作。


王俊凯看到王源头上的呆毛又支棱起来了,想伸手帮他捋捋。手刚伸出去,王源直起了身,王俊凯赶紧收回了手。王源向右挪,蹭到了王俊凯的琴凳上。王俊凯给他移了位置,不过没从琴凳上离开。


“老王你听听,这样行不行?”


王源双手在键盘上翩跹,十几年,王俊凯还是觉得王源弹琴特别好看。


“嗯,挺好的,你回去再混一下响,看能不能和上。”


王源收拾了谱子,起身拍拍王俊凯肩膀,说了声“谢了”。王俊凯没应,王源转身准备走的时候,王俊凯出了声。


“王源儿,你这次发新专,我去给你站台。”


王源站定,看着王俊凯的侧脸,顿了顿,说:“娇娇姐说想安排Sophie来。”


王俊凯没看王源,点点头:“哦,行,知道了。”


王源还想说什么,看到王俊凯睫毛连续颤动了几下,就轻轻说了句“我走了”。


Sophie是王源正在拍的一部电影的对手女演员,发新专与其找已经不用再渲染的兄弟去,不如找个也许能炒个绯闻的女演员。原来他们也到了要用这些手段的年纪了。王俊凯叹了口气,使劲眨了眨眼。好像什么都没变,可一切都在慢慢改变。


 


“齐晖啊,王源这次发专辑,没让他俩兄弟来站台,找了个姑娘来啊。”


“嗯,我看到通稿了。”


“上回王俊凯发的时候,是王源和千玺去的,这回王源这事儿,不合适吧。”


“没啥不合适的,这不给咱找活了么。”


王源发新专让Sophie来站台,一时间大家都有些诧异,不过转念一想也是正常的,这毕竟不是个能用兄弟情感天动地的市场。


齐晖和摄像大哥跟着王源的车。到了王源公司门口,下来了两个人,齐晖看到王源和Sophie从后座下来,分别坐进驾驶座和副驾。


“哟,今儿这齐活啊。”摄像大哥端着大炮咔咔一通照。


“看这欲拒还迎的小表情,这丫头肯定喜欢王源。”


齐晖乜斜了一眼摄像大哥,冷冷地来了一句:“戏过了点儿,收收。”


“得嘞,我这不给你提供点儿文案么。哎哟喂,我也跟了两三年了,头一回啊,头一回见王源车里装了个除他经济人之外的异性啊,我激动啊。”


“哥,我也激动,您过会儿再感叹,咱得盯着路,别跟丢了。”


齐晖他们一路跟着王源开着,路上齐晖跟Sophie组的记者核实了一些信息,基本判断这是要往Sophie住的公寓去。


齐晖和摄像大哥盘算着过会儿挨王源车多远停车好取景。


“晖啊,要不说哥就看你长得喜庆呢,这才跟了多长时间啊,就逮着了。这我就是拍糊了,明儿也是大八卦啊。哎呀,这下这小孩儿们的什么老娘粉,丈母娘粉心该碎成芝麻了。啧啧啧,儿大不由娘啊。”


“哥,我说您这嘴怎么这么能飚呢,前几年是憋坏了怎么招。再者说了,为娘的看到孩子有个好归宿不都高兴着么。”


“哎,这就是你太年轻了。哪个婆婆看儿媳都是哪儿看哪儿不顺眼,晖啊,长点儿心,婆媳关系就跟那麻花似的,拧巴着呢!”


“呵,哥,一套一套的啊。”


“那是!哎,再者说了,这王俊凯和王源的cp粉也该泪流成河了。虽然情感上我同情他们,但是为了我们的绩效,哥哥就对不住了。”


齐晖还没来得及应声,看到前面王源的车突然停了下来,齐晖赶紧掉了个头,在马路对面停了下来。


“怎么地了这是?”


“不知道,他突然停了下来。”


摄像大哥跐溜下了车到了后座,端起大炮对着路对面。


 


王俊凯从上海拍一个杂志封面准备回北京,在机场准备登机的时候接到王源助理的电话。说王源已经发烧了好几天了,吃了点药就是不愿意去医院,让王俊凯回来之后赶紧劝劝,这后面还有好几场演出呢。王俊凯知道这是王源的老毛病了,一让他去医院打针他就一脸不情愿,那脸拉得仅次于抢了他薯片之后的脸长。


王俊凯坐一路飞机气了一路,下了飞机上了车就给王源打电话。打了三四个王源才接,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了。


“喂,咳咳,小凯。”


“王源儿你发烧怎么不去医院啊?”


“啊?我没…”


“装,你就装,你小时候偷吃薯片嘴上留渣子了还硬说自己没吃,你都咳成这样了还说自己没事,是不是下次你发射个卫星上天了还要说自己只是放了个蹿天猴啊!”


“哎哟王俊凯,咳咳,你什么时候会讲相声了。”


“别说这没用的了,你在哪儿,我去接你看病。”


“别,不用了,我真没事儿。我送Sophie回家呢。”


王俊凯顿了一下,才想起今天是王源发个人新专的日子。王俊凯扯扯头发,往外面一瞟,再往窗户上凑近,定睛一看,对着手机说:


“王源儿你靠边儿停车,我在你后面。”


王源一听这没辙了,靠边停了下来。他侧头对Sophie歉意地笑笑,说:“不好意思啊Sophie,王俊凯车在后面,说要见一面,你稍等一会儿。”


Sophie点点头,没说话,从包里掏出手机开始刷。


王源放空地望着车窗前面,这次发烧确实有些严重,晕乎乎的,本来就打算忙完今天去医院看看,结果还是先一步让王俊凯知道了。


王源在王俊凯敲车窗的时候回过神,抬眼看到王俊凯帽子口罩围巾大衣全副武装就剩了俩眼。


王俊凯示意王源下车,王源对Sophie欠了欠身解开安全带下去了。


王源刚站定,王俊凯就伸手探到王源脑门儿上,王源侧头想躲,又被王俊凯推着脑袋正住。王俊凯的手带着冬天的凉意,王源在这温度下皱了皱眉头。


“王源儿,你看你脑袋烫的!”


“我知道,这是我脑袋。”王源推开王俊凯的胳膊,抬头和他对视。


“看病去,看病去。”


“我这还送人呢。”王源指指车里,正巧Sophie也看了出来,她本想冲王俊凯笑笑,可王俊凯只是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就又把目光锁定在王源脸上了。


“王源儿,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儿似的。以前你就不爱去医院,这么大了都,咋还这毛病。”


王源突然觉得有些烦躁,甚至懒得解释一句他本想一会儿就去医院。


“王俊凯你烦不烦,每次就这几句话,你换点花样行吗,我都听腻了。”


“哎哟,你还有理了,你少让人操点心就用不着腻了。”


“你谁啊,我让你操心了吗?你是我妈啊,我妈现在都不操我心了。”


“王源,说什么呢你,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为我好,我谢谢你了,你少管我点就是为我好了!”


“你!…”王俊凯气得一时说不上话。


“行行行,你能耐了你,我不管你了。赶紧送你这小情儿回家去吧!”


说完王俊凯转身就要走了。王源看着王俊凯的背影侧头叹了口气,把手放在车门把手上,也不知道刚才Sophie听到了多少。正要开车门,王源又听到王俊凯的声音。


“王源儿,等等。”


王源转过身,王俊凯的大围巾就围过来了。王俊凯也不看他,把自己的帽子扣在王源头上,摘了口罩罩在王源脸上。


“这棉口罩新的,我就戴了一次,知道你臭美,裹着就不好看了,肯定没这些配件儿。”


说完王俊凯转身走了,一路没回头,上了车。王源一直看着王俊凯上了车,抬手压了压帽檐,开门进了车里。


重新发动车子,驶上马路。


“王源,你在生病吗?”Sophie探头看看王源,现在王源被王俊凯裹得就剩双眼裸露。


“嗯。”王源的声音在口罩里并不明晰。


“啊,那太不好意思了,还让你送我回去。”


“戏得做全套,答应要炒了,还能不配合吗。”王源手指敲着方向盘,看着路口的红绿灯。


“王俊凯……”


“他事儿妈,见笑了。”


“他真关心你。”Sophie笑笑。


王源没应声,稳稳地停了车。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王源想这朦朦胧胧的场景最适合绯闻的发酵,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在Sophie公寓楼下,王源给Sophie递了包,又把事先准备好的礼物提到她家里。Sophie让王源喝点儿水,稍微歇歇再走。王源从善如流,不过没有喝水,说自己生病怕传染。


王源给自己常联系的医生打了电话,说一会儿去看病,转头看见Sophie扯着窗帘探着头往外看去。


“有跟着拍的吗?”王源也凑过去看了看。


“有,一路跟着呢。那摄像的脸我见过,好像是风行的人。”


“行,这么多年了,总算能给风行贡献点料了,想想也挺对不起一代又一代跟我们的记者的。”


“你心真大,不怕粉丝哭死啊。”


王源挑挑眉,没回答,告辞离开。电梯上,王源想,这么多年粉丝来来往往,真的撑到现在的,真真假假早都能一眼看清,炒绯闻根本就不是炒给他们看的。这个是假的,那到底什么事真的呢?王源摇摇头,不愿想下去。


 


“晖啊,你真是个财宝啊!这家伙,买一送一啊!王源Sophie坐实恋情,王俊凯王源当街争吵tfboys疑似解散,哈哈哈,咱俩今年不用干钱也够花了!”


“嗯…今天是真巧了。王俊凯不是拍封面去了,这回来就追着王源来了是哪一出。”


“不知道,想他了呗?”


齐晖侧头看看摄像大哥,发现他只是顺口一说,正全神贯注地看自己的拍摄成果。


刚才那一幕齐晖挺惊讶的,明显看出王俊凯和王源因为什么事情在争吵,可最后王俊凯又回头把自己身上保暖的东西全带到王源身上,自己缩个脖子回去,那这张照片是放还是不放呢?


第二天的“周三见”,就是这条消息。有王源送Sophie回家一同进公寓的照片,有王俊凯和王源当街争吵的照片,最后一张是王源裹着王俊凯套在他身上的一堆东西走出Sophie公寓的照片。


一时之间,自然是赚足了眼球。


齐晖刷着评论,看到有人说,看着这几个小孩儿长大,原来已经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了。有些女友饭自然是伤心得很,不太理智地对着Sophie一通乱骂,不相信王源真的会和她在一起。


齐晖挑照片的时候,特意没有放王俊凯给王源戴围巾帽子那几张,因为他知道这会是第三条新闻,他放最后一张的目的是想营造出一种王源身上的装束是在Sophie家备上的。齐晖特意找了几个王俊凯王源cp粉的微博翻了翻,结果吓了一大跳。


有眼尖的人说,王源身上的帽子口罩围巾是王俊凯下飞机时候的,怎么会到了王源身上,细思极恐。


齐晖叹了口气,果然cp粉都是FBI。不过好在这次新闻的舆论风向已经被引到了王源和Sophie的绯闻以及tfboys是不是解散上,这些发现已经可以不当回事了。


公司里,王源眨着眼睛看着经纪人大发雷霆。他们答应Sophie方面可以炒个绯闻,但是没想到怎么带出了要解散的消息。


王源陷在椅子里,伸长了腿,手指在扶手上随意地点着。


“王俊凯呢?”


王源抬起头,发现经纪人在问自己。


“啊?不知道,没联系过。”


经纪人一拍桌子,指着王源,说:“源源啊,能靠点谱不?咱没义务给别人送新闻啊。风行又是个惹不起的,这下绯闻没炒到位,都在折腾要解散的事儿了!”


“那你得问王俊凯,给人返券儿的是他。”


“我这不是找不到他才问你的嘛!”


王源耸耸肩,他是真找不到王俊凯。今天要商量几台晚会的事儿,王俊凯的电话一直关机。


王源放空地坐在那里,经纪人在跟公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商量情况,王源知道总会有办法解决,就没想操心。


正愣着神,突然感觉门外一阵风进来了,王源一哆嗦,转头看见王俊凯进来了,穿的还是昨天那套衣服。


“我来了。”王俊凯扫了王源一眼,在离王源两三个位子的地方拉了椅子坐下来。


“怎么这么大酒味儿?王俊凯,你昨天干嘛去了?”经纪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很明显,喝酒去了。”


经纪人气得又拍了还几下桌子,抬起手来来回回指着王俊凯和王源。


“你说说你们,美好形象保持这么多年了,现在翅膀硬了,要飞了是不是,整的这都什么事儿!王俊凯,你就不怕被拍到啊,昨天都送了人家一个大礼了,这又准备二重奖是吗?!”


“不会,我去刘志宏那儿的。”


“真行啊,你们真行!刘侃,来跟他们说晚会的事儿吧,我先走了,看到他们就烦。”


千玺在美国进修舞蹈还没回来,王俊凯和王源都是一副没有表情的脸对着节目流程单,没有交流,没有言语。


 


王俊凯昨天回了家之后,心里还是不痛快。打了电话给刘志宏,要去他酒吧喝两杯。


刘志宏见到王俊凯,吓了一跳。


“哎哟凯哥,你这脸,比我门口那狮子还吓人呢。怎么地了?”


“怎么了,被王源儿气的!”王俊凯端起酒杯闷了一杯。


“二宏,你说说他,这么多年了,还这么任性。有病了也不去看,非自己扛着。我管他了,你猜他怎么说?他说你是我妈啊,我妈都不管我了。我管他我还有错了?!”


“凯哥,消消气,消消气。”刘志宏赶紧给王俊凯满上酒,王俊凯端起来就喝了。


“你说我自打认识他,就护着他,看着他,生怕他委屈了,不舒服了,到头来就落一事儿妈的待遇啊,我冤不冤。”


“冤,比窦娥还冤。”


“就是!看见没,外面这雪,就是为我下的!”王俊凯又跟刘志宏碰了一杯。


“凯哥啊,你这都二十五了,咋也不谈个恋爱啊,我看大源这小子最近是不是有动静啊。”


“炒作,假的。”


“哦,那你呢?”


“谈啥谈,你看看他这不省心的样子,我不管他他怎么办?”


“是么,你先去上大学那两年,大源也好好的啊。”


“呵…他跟你说他好啊,得了吧,我那时候一个月回重庆看他一次你知道吗?”


“啊?!你钱多烧的啊。”


“那不是不放心么。”


“凯哥,你为啥不放心啊?你为啥要管着大源啊,为啥他都那样说你了你还不真生气啊。”


王俊凯端着酒杯往嘴边送的手突然顿住,看着刘志宏。


“凯哥,你真的只把大源,当兄弟?”


“不是兄弟还能是姐妹?”王俊凯抬手,又见底了一杯酒。


“凯哥,年数久了,有些事儿该想明白了。你到底把他当成什么,如果就是兄弟,就别再管着他了,总会有该管着他的人出现的。如果是别的,也该下个决定了。”


刘志宏说完被喊走了,说是又来了个熟人。王俊凯留在包厢里一杯接着一杯喝,起初还能断断续续想一想,可什么也想不明白,直到最后醉了,睡在了包厢里。


 


齐晖发现这年关将至,明星们为了过个好年行事都格外小心翼翼,各个组都说没跟到什么料。


上次那俩料,其一王源和Sophie那个,双方都采取了明星惯用的回复伎俩:笑而不语,给外界留足了想象空间。其二要解散那个,公司也没有正面回应,只是最近活动多,三人依旧同进同出,面儿上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


“财宝,你发现没,最近都是千玺走中间了,王俊凯和王源几乎没有交流了。”摄像大哥自打上次挣了一大笔之后,一直管齐晖叫“财宝”。


“嗯,他俩看起来是真有矛盾了。”


“要不咱跟跟?说不准是个大料。”


“哥…我想着,这快过年了,要不算了。他们这么多年也不容易,让他们自己处理吧。”


“财宝啊,你这个态度,别让老大知道了,这是我们这行,最要不得的。不过呢,今天我和你一个看法,咱不能趁人之危。”


“哟,哥,觉悟了。”


“呵,我跟小孩儿们其实挺有感情了,这过了年,就是第四年了。像人这样浑身干净的明星,你见过别人吗?虽说我是盼望着盼望着他们露点儿马脚给我们,但是我心里还是稀罕他们的。”


“嗯,您说的对,该有的尊重,我们不能丢。”


“哎哟,咱们太高尚了,收拾收拾辞职吧哈哈!”


王俊凯和王源打那天之后确实没怎么说过话。王源把王俊凯的配件儿洗干净了想还给他可一直找不到机会。王源只要一凑近王俊凯,王俊凯好像装了跟王源同极磁铁似的立刻走到别处去。


王源看着王俊凯的背影,眉头皱的愈加紧。


赶完芒果台的春晚,坐在车里好不容易可以松口气,这是年前最后一场录制活动了。


王源和千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王俊凯在后座一言不发。


“王源儿,最近太忙,没时间问你,你和Sophie那事儿?你对她有意思吗?”


王源侧头看着窗外,霓虹灯闪烁,没回答。


“准备有意思?”王俊凯突然出了声。


王源回过头,目光锁住王俊凯。


“这种事儿,要怎么准备?要不你教教我?”


王俊凯有些泄气地靠回车背,别开了目光。


王俊凯和王源连一同回重庆的路上依旧没有恢复邦交关系,就这样各找各妈去了。


回了家,王俊凯和妈妈聊天的时候突然说:“妈,你上回说的那个相亲,我同意,您安排吧。”


 


“哎哟,真是好兄弟,你传完来我跟上。财宝,我看咱俩今年发定了,源源不断啊。”


齐晖笑笑,王俊凯和这个姑娘他们已经拍到好几次了,但这个姑娘不是圈里的人,不能盲目发消息出去,所以他们还是跟着,没着急发出去。如果坐实了,什么时候发都不晚。


“财宝,跟上。嗯,这姑娘长得挺持家的。哎哟,这俩还挺浪漫,还来看花灯。财宝,瞅见没,姑娘笑真开心啊。诶,你觉没觉得这姑娘笑起来像那谁?”


“他兄弟?”


“正解!”


王俊凯和莉莉相亲认识之后没怎么挣扎就交往了。他告诉自己应该有个女朋友,这样就可以分出些精力不去管王源了。


莉莉是个在北京工作的重庆姑娘,妈妈和王俊凯大姨是好朋友。王俊凯妈妈说希望他找个圈外的,王俊凯大姨就介绍了莉莉。


莉莉性格有着重庆女孩自带的爽朗,王俊凯也觉得挺舒服的。莉莉说自己也是王俊凯迷妹好多年了,王俊凯笑笑。


“小凯,你能帮我找王源要个签名吗?我表妹特别喜欢他。”


“啊,哦,我试试吧。”


“啊?试试?”


王俊凯轻轻揽了一下莉莉,让她躲过逆行的三轮车。


“我们最近没什么集体的活动,我好一阵子没跟他联系了。”


“啊,这样啊,还以为你们随时都能见。”


“以前是,现在没有了。”


王俊凯盯着一个花灯,上面应该是王源的某个粉丝写的,“祝小天使王源笑口常开”。


王俊凯下意识地拿出手机拍了这个花灯,回看照片的时候,轻轻说了句“小天使”。


莉莉侧头看看王俊凯,王俊凯手指按在手机屏幕上,好似不经意滑过王源的名字,又锁上了手机,抬头撞上了莉莉的目光。


“小凯,你以前,说过王源是小天使吧。”


“啊,是有这么回事。那时候我们一起去疯狂的麦咭,他说自己是答题王是小天使,我那时候也中二啊,当然不愿意承认他是答题王,就说他是小天使啦。”


王俊凯边走边说,嘴角也越扬越高。


“你们感情真好啊,你这个大哥当得真棒。”莉莉伸手比了个赞。


“谢谢夸奖。可是人家现在嫌我这个大哥事儿多呢。”


“是吗?不会的,可能只是一时气话。”


王俊凯正要回答,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看是经纪人。


“喂,姐,什么事儿?”


“小凯,源源出车祸了,在医院抢救。”


 


莉莉陪着王俊凯来到医院,抢救室外面已经来了好多人了。千玺拨开人群,走到王俊凯面前。王俊凯抓住千玺的胳膊,千玺皱了皱眉头,王俊凯意识到自己手劲重了,赶忙松开。


“高速上躲车撞上护栏了,送来的时候昏迷着,现在还在抢救。”


“他自己开车干嘛去?”


“你上回不是在群里说你妈妈腰疼吗,他听说河北那边有个医生有方子,趁着休息,过去求呢。”


王俊凯怔住,千玺拍拍他的肩膀,就到一旁继续守着了。


莉莉轻轻拉过王俊凯的手,发现王俊凯手很凉。王俊凯抽出手,抱歉地冲莉莉笑笑:“对不起,这么晚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


莉莉拢了拢头发,拿起包站起来,说:“别送我了,一会儿王源该出来了,我明天要出差,没办法等在这儿了,有消息告诉我一声。”


说完没等王俊凯说话转身走了。


王源被平安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大家都送了一口气。苏醒还要一段时间,王俊凯和千玺并排站在病房外面,从百叶窗的缝隙里往里面看着。什么也看不真切。


“你俩这是在相互折磨吗?”


“看起来,太像了。”


“能不这样吗?”


“千玺,帮我求求娇娇姐,王源康复这段时间,不要给我安排工作。我要陪着他。”


 


“乖乖啊,王俊凯这天天往医院跑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得什么大病了呢。”


“哥,得大病的都是一去不复返的好吗?”


“哎哟财宝,现在会埋汰我了啊,成才了啊。”


齐晖摸摸头发,赶紧给摄像大哥递上根烟:“哥,您抽烟,我哪敢哪敢。”


“你说最近王俊凯也不跟他不知道是不是女朋友的女朋友约会了,什么情况啊。人发通稿说王源恢复期间暂停一切组合活动,没不让他自己活动啊。我看千玺个人活动也没停啊。再者说了,也没暂停他谈恋爱啊。”


王源醒了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王俊凯。王源反应了半天,想把头转到一旁,无奈头上罩着氧气面罩,动弹不得。


王俊凯看出了王源的挣扎,凑到王源耳边轻轻说:“我知道你不想见我,我看你没事了就走。”


王俊凯给王源掖了掖被子,转身准备走。还没走出一步,袖角被捏住了。王俊凯回身,看到王源嘴唇微启,想说话的样子。


王俊凯正想告诉他别说话,医生进来给王源检查。王俊凯想抽出手到一旁站着,王源还是紧紧拽着王俊凯。王俊凯看到他似乎因为用劲而皱起的眉头,就用脚挑过一张凳子,坐下来,反手握住了王源的手,大拇指腹轻轻滑过王源的手背,像是在安抚。王源这才平展了额头。


医生说王源没有太大问题了,身上几处骨折的地方慢慢恢复就可以了。王俊凯松了一口气,略向前倾身。


王源已经摘了氧气面罩,王俊凯凑上去一只手捋了捋王源的头发,又滑过王源的鼻梁,最后用手背蹭过脸颊。


“小臭美,你这样一点也不帅了,胡子拉碴的,发型也乱了。”


王源无声地笑笑,开口,声音全是沙哑:“我刚从鬼门关回来,你就挤兑我,我还不如回去呢。”


王俊凯立马皱起眉头,五官也跟着显得很紧张的样子,语气加了急:“你说什么呢源源,你这都吓死我了。”


“哟,你还担心我呢,我以为你有了女朋友就想不起来管我了。”


说到这个话题,气氛突然就尴尬了起来。公司里的人得到消息,风风火火地来看王源,才打破了王俊凯和王源之间奇怪的空气泡沫。


王源恢复期间,王俊凯说什么也不接活动,经纪人又心疼又气,最后还是随他去了。


对于王俊凯的行为,王源觉得太没必要,也跟王俊凯说了不必觉得歉疚,但是王俊凯只是摇摇头,仍然风雨无阻不怕拍地天天来照顾王源。


“诶我这又没什么大事了,你去跟你女朋友约会吧。”


“没事儿,我和莉莉说了。她说以你为重。”


“哎哟王俊凯,姑娘太懂事那是不在乎你,你这小自尊心没受挫?”


王俊凯正在给王源擦腿,顺手就挠了一下王源的脚心,腿打着石膏又不能动弹,痒又不能动,可是难受死王源了。


“趁人之危!”王源下了个定义,王俊凯回头冲王源挑眉一笑,瘪瘪嘴。


 


“哥,今天这什么情况,我不敢明白了,您分析分析。”齐晖摸着下巴,看着马路对面正在告别的王俊凯和莉莉。


摄像大哥居然没有说话,有些颓然地靠在车座上。


“哥,这事儿,发吗?”


摄像大哥握进了拳头,又展开,摆摆手。


“不发。”


摄像大哥这回喝了点酒,胆子贼了,非要听听人俩在说什么,齐晖拦都拦不住。摄像大哥跟着王俊凯和莉莉,在公园里坐在了他俩旁边的凳子上,摆弄着手机。公园里没什么人,王俊凯和莉莉虽然声音不大,却也传进了他耳朵里。


“莉莉,对不起,这段时间都没来看你。”


“王俊凯,我说以王源为重,你还真就全是王源了啊,他长肉了?真那么重?”


“……”


“小凯,我乱说的,你别往心里去。只是我也是个希望男朋友好好呵护的女孩子,心里不舒服也不可能。”


“嗯,是我对不起你。”


“嗯,我觉得你是挺对不起我的。你……”


莉莉还没说完,王俊凯手机响了,莉莉斜眼瞥见是王源,笑笑说:“快接吧。”


“喂,王源儿?”


莉莉听不真切王源在那边说什么,好像是要什么东西,王俊凯在这边一直“嗯,好”地答着,显得很耐心,很温柔。莉莉吸了一口气,等王俊凯挂了电话,问出口:“王俊凯,我跟你提过的那个要王源签名的表妹,你还记得吗?”


王俊凯皱了皱眉头,抱歉地摇摇头。


“算了,我也不指望你记得。她最喜欢跟我玩儿,你知道为什么吗?”


王俊凯又瑶瑶头。


“因为她说,我笑起来像王源。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


王俊凯转头,惊讶地看着莉莉,微微张开了嘴,却说不出话。


“你一定觉得像吧。你和我相处这段时间,对我是挺好,确实是对人又好又温柔,可是我说实话,我没有真的觉得在这段感情里特别开心。”


“你也是吧。可是我确实见过你真的开心的样子,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吗?就是跟我说起王源的时候。你眼角都会溢出快乐。”


“……莉莉,对不起。”


莉莉摆摆手,说:“道歉什么的就免了,你也没许诺过我什么,我不怨你。”


王俊凯吸吸鼻子,缓缓开口:“自我认知是件很复杂的事,我似乎是见了你的时候,才真的确定了自己的心,我看着你的时候总会晃神,这让我更慌张。”


“稀里糊涂地就过了这么多年,对王源好就像个习惯,我没有细想过为什么要这样做,以为就是平常的一件事。”


“我做过最蠢的一件事,就是想要丢下他。”


莉莉拍拍王俊凯,起身站了起来,王俊凯跟着她站起来,跺跺脚。


“小凯,其实我妹吧,她是个腐女。我本来一点也不信,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些连你自己都不信的过去,都是真的。”


 


王源出院的时候,很多媒体都守在了医院门口。王俊凯帮王源挡掉了采访,王源在他臂弯里上了车。


“财宝,你有没有觉得王源刚才看了我们一眼?”


齐晖点点头。


齐晖没想到的是,过了一个星期,他在王源家楼下蹲点的时候,王源冲着他们的车就来了。


走到车跟前,王源敲了敲车窗,齐晖木木地按下车窗开关。


王源扯掉口罩:“我要爆王源的料。”


齐晖和摄像大哥对着王源在咖啡厅里坐着的时候,依旧觉得这是一场梦,哪个天使大姐来掐醒他们,告诉他们该干嘛干嘛这才是正常的路线。


王源看着对面两位愣神的样子,喝了口咖啡。咖啡杯底部和桌子相碰的声音终于让齐晖回过神来。


“王先生,您找我们,是要说什么?”


“当然是说你们最想听的呀。”王源咧嘴笑笑。


“今天是周二,我现在说,还能周三见吗?”


“必须能。”摄像大哥终于应了声。


“好。”


“我喜欢王俊凯,从好多年前开始。我第一次原创的那首歌,因为遇见你,遇见的是他。”


“那您今天,告诉我们是为什么?”


王源没说话,先笑开了。


“让他,骑虎难下。”


“啊?你俩还门内门外没开门啊!”摄像大哥一拍脑袋,可不着调的话已经说出去了收不回了。


齐晖有些抱歉地冲王源欠欠身,王源摇摇头,说了声“没事儿”。


“该推门了,这不就找你们了嘛。这招是,一步到位。”


 


助理和王俊凯在飞机上大眼瞪小眼。


“凯哥,娇娇姐说这事儿她不管了。”


“嗯,我知道。”


“那你……”


“这小子竟然赶到了我前面!他故意的吧!”


“凯哥,你……”


王俊凯下了飞机,开了手机,立刻打了一个电话。


出了到达口,有媒体有粉丝,皆是一副“求真相”的表情。


王俊凯突然释然地笑了,对着伸过来的长枪短炮吐出了四个字:“都是真的。”


 


王源站在客厅里,一手叉着腰,一手撑着额头,满脸无奈地看着面前的大花盘。


“王俊凯,十年前的一句玩笑话你能记到现在?”


“嗯,你说的每句话我都记着。”


“人花店调了好几个店的玫瑰才凑齐这999朵,你还不偷着乐。”


“我谢谢你了,把我放零食的位置都占了。”


“王俊凯我问你,这花你不买是不是过不去那坎儿?”


“那是,当年我吃醋吃的可是把工作牌都撕了,可被狠骂了一通。”


“行,以后每年都给我来999朵。”


 


-END-


感谢阅读


晚安



评论

热度(482)

  1. 抹茶蟹圆子karroy星海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roy星海Joycehe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