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im

123456789

你说的A不是A,眼前的O是什么O

喵喵子的小本本:

凯源一生推:



风雪:



·正文

  

  

我叫王俊凯,我妈是银河系十八线小星球的普通员工,她在维修机甲的流水线上工作,像光零2000和XP600这种高级最新款的空中速度型的机甲,她都有摸过,一般人家都摸不起,我妈摸完了,一个礼拜不洗手,但是她的工资一个月只有一千块。

  

  

我妈是一个一心想嫁给XP600飞骑的女人,只要厂长不注意,她就成天和XP600飞骑坐在一起,中午的时候端着单位发的盒饭,再提一桶机油,美名其曰和男朋友共进午餐,一只手不要脸的搁xp600的右机甲臂上,单方面和xp600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如果不是我爸后来出现,我妈可能真的要和XP600情定终身了。

  

  

如果我爸是XP600,各么我人也不要做了,科科。

  

  

还好后来我爸出现了。

  

  

我爸是诺亚方舟(帝国首都名称)的杠把子的叔叔的表哥的外公的妹妹的儿子,也算是个远方的皇亲国戚,有一天他来到我们十八线小星球走基层,落实基本工作,慰问广大的在岗工作人员,于是看到了又在偷偷揩XP600飞骑油的我妈。我妈生的花容月貌,沉鱼落雁,穿了一身工作服都挡不住扑面而来的颜值,一举夺下我颜狗老头的目光,两个人对视一眼天雷勾地火干柴遇烈火勇敢的打破阶级障碍不顾一切的好上了。

  

  

从此XP600就成了我妈的前男友和初恋情人。

  

  

我妈,作为一个omega,她不是一个普通的omega,她是一个整天幻想和XP600耍朋友然后一心想驾驶着她的男朋友称霸全宇宙的极富有野心的omega,她从来不肯打毛衣,种种花,洗洗衣服做做饭,她连omega最基本的技能——自拍都不会,她甚至都不愿意参加omega引以为荣的姐姐妹妹妇女联盟家庭技能锦标赛,只想着如何打入诺亚方舟直逼应许之地夺取帝位然后颁布她梦想中的新法律:人类可以和机甲结婚。

  

  

为此她努力了十年,直到遇见我爸。

  

  

我爸是一个英俊帅气的alpha,当时追我爸的omega能从应许之地排到冥王星,环绕晨星系三圈,当然,也没有这么夸张,但是我爸的alpha雄性吸引力还是很强的。

  

  

我有一个alpha的爸爸和一个像alpha的妈妈,如果没有意外,我应该也是一个更加英俊帅气逼人的alpha。

  

  

万万没想到,我是omega。

  

  

我妈眼看自己是无法夺取帝位了,于是把一腔的希望全寄托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希望自己的儿子是个英勇善战的alpha,左手持一把青龙偃月刀,右手扛一把方天画戟,背上背着双股剑,胯下一架汗血宝机,然后代替她杀入诺亚方舟直逼应许之地夺取帝位!

  

  

结果儿子是个omega。

  

  

我一愣,“汗血宝机是什么?”说着我左手把毛线绕过小指,右手飞快又熟练地织毛衣,几根线嗖嗖嗖的上下翻飞。

  

  

我妈看着我左右手的毛线,叹了口气,又望了眼我桌上一幅完成了一半的刺绣,针线密集,巧夺天工,又叹了口气,然后接着看了眼墙上放着的‘第25届姐姐妹妹妇女联盟家庭技能锦标赛冠军 王俊凯’‘ 第26届姐姐妹妹妇女联盟家庭技能锦标赛冠军 王俊凯’‘ 第27届姐姐妹妹妇女联盟家庭技能锦标赛冠军 王俊凯’‘银河系十八届绣娘大赛一等奖 王俊凯’‘银河系omega选美大赛冠军 王俊凯’‘第一届成衣服装缝纫杯一等奖 王俊凯’‘真纳斯钩针大赛最受欢迎人气奖 王俊凯’等等此类殊荣,我妈更加深沉的叹了口气。

  

  

她说,“你怎么就是omega呢?”她痛心疾首,“这么好的长相,这么好的身材,一看就是alpha啊!妈卖批哪家的omega长个一米八几还日妈哩一张棺材总裁脸,嫁都嫁不脱!妈心痛啊!”

  

  

我妈接下来说,“妈错了,妈一开始就错了……”

  

  

我看她又要说她的计划,就是怂恿我去跟我爸学驾驶机甲,我面无表情,“不成。”我说,“omega还要开机甲,嫁都嫁不掉。”我安慰她,“妈,你不要慌,我现在去诺亚方舟读大学了,一定能嫁个好人家。”

  

  

我妈眼泪一挂,哭喊道,“我伟大的计划啊嘤嘤嘤!”

  

  

作为一个omega,一个遵纪守法的omega,我从小就熟读omega手册,严格按照手册执行任务,服从组织服从命令,坚决不动摇任何决心,我的理想就是每天种种花,化化妆,打打毛衣,煮煮饭,立志成为一个最有妇德的小娘炮,好找个alpha嫁了,给他下几个崽子,然后继续在家里种种花,化化妆,打打毛衣,煮煮饭。

  

  

我补了十六年的衣服,修了几百幅十字绣,成绩优异相貌上等,终于银河系的负责人注意到了我这个十八线小星球的omega,把我的名字拿出来,和其他的十七八个优秀的小娘炮一起坐星舰去诺亚方舟读大学。

  

  

我收拾收拾行礼,走上的星舰,看到了早就在上面的其他的十八个小娘炮,个个身材纤细妖娆,有男有女,浓妆淡抹,香气逼人,一看那衣服全是银河系最奢侈最时髦的牌子,我站在他们面前,穿了一件白衬衫,一条裤子,一双有点发黄的球鞋,提了个五彩斑斓的麻袋,里面是我的行李。

  

  

他们看到我,微妙的愣了一下,其中有个红毛的小娘炮开口。

  

  

“怎么星舰上的保洁这么年轻?”

  

  

我开口,“我不是保洁。”

  

  

他们忽然娇声娇气的嗲叫了起来。

  

  

“呀~~天呐你是alpha~~~”

  

  

我咽了咽口水,“我是omega。”

  

  

于是大家都沉默了。

  

  

有一个小娘炮开口,“对不起……你看起来很像alpha……”

  

  

我说,没关系,反正我不是第一次被认错。

  

  

他们一群小娘炮,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或者少爷,我刚从家里喂完猪出来,还没来得及洗手,但是他们十八个小娘炮虽然有钱,但是心地不坏,就是特爱聚众嘲笑我,阴阳怪气的,我们的负责老师来了之后要给我们上课,他们十分有默契的,把最后一个孤零零的位置让给了我。

  

  

我于是只好提着麻袋坐上去。

  

  

我们的负责老师开始上课,同时星舰也正在往诺亚方舟开去。

  

  

老师给我们上的课,无非就是介绍介绍帝国里有哪些alpha可以去钓啦,俗称钓凯子傍大款,傍上了后半辈子就无忧无虑每天只要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就好了。

  

  

前面一大篇的大款都不能引起其他的小娘炮的注意,我拿了个笔记本,把每个大款的名字都记下来了,科科,我真是个聪明的omega,做o,还是不要太挑的好。

  

  

直到老师开始介绍帝位候选人,有七个,越介绍到后面小娘炮们尖叫的越凶,那个花痴的气息简直都要突破星舰了,我为了表现的我也很小娘炮,我于是象征性的跟着叫了几声,叫完了我就回味一下,哪个发音不太准,我就记下来,方便下次改一改。

  

  

没错,我不会omega的东西。

  

  

这是我十岁的时候发现的,我不能理解omega的脑回路,对alpha也提不起兴趣,但是我是个omega,我怎么能不娘炮呢!还能不能嫁人了!于是我开始一直都翻看omega的手册,看别的omega是怎么过日子的,然后努力朝着这方面改进,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就记录下来,下次改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omega集体发花痴,我从来没看到过,觉得十分有意思,尖叫的时候音色也有意思,为了比他们更娘炮,我决定私下里好好地练习一下尖叫发音。

  

  

老师最后介绍,“王源。”

  

  

屏幕里跳出了一张穿着白色军服的男孩子,照片出来的一瞬间,我的耳膜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攻击,这些平日里斯斯文文小家碧玉的小娘炮此时此刻简直像看到鲜肉的狼狗,吓得我笔记本都掉了。

  

  

老师说,“安静一点,还要不要听介绍了!”

  

  

“要要要要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娘炮们纷纷正襟危坐热泪盈眶,我趁机多看了几眼屏幕上的王源,白白净净,英俊帅气,的确值得尖叫。

  

  

老师道。

  

  

“王源,帝位第一候选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

  

  

“驾驶的机甲,大地之母,Gaia。”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用机甲系统,ROY。”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老师每讲一句,下面的小娘炮们就尖叫一次,我觉得是跟有趣,跟着他们一起尖叫,同时翻开笔记,看了眼几个月前我记录的笔记。

  

  

王源驾驶的Gaia是目前陆地的最强机甲,不是由帝国制造的,而是古老的,来自亿万年千的第一代陆地战斗模式的机甲,所有AI的原始系统,所以给它命名为Gaia,在古希腊神话里,有万物初始,大地之母的意思,象征混乱和黑暗,众神之母,总之全宇宙仅此一架,普通的机甲系统用的是诺斯菲尔系统2.0版本,Gaia的系统是独立的古老的计算机系统ROY,在人类乘坐诺亚方舟逃出银河系的时候就存在了,第一代智能AI,Roy与其他的系统最大区别就是它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简直要逆天了。

  

  

我知道的这么清楚的原因,是因为我妈无时无刻不想把Gaia偷回家,除了xp600之外,这个Gaia可能是我妈最想要的机甲,哦,还有一部,我翻开笔记后几页。

  

  

Uranus,天空之神,众神之王。

  

  

诺亚方舟出来的机甲很少有空中战斗力较强的,原因是因为Uranus不见了,只有Gaia一直保存到现在,之后的机甲以Gaia为模板,大多都是陆地系统较强,空中的机甲目前最好的就是XP600,我妈的前男友,科科,至于这种传说中的上古机甲Uranus,根本不见踪影,流传下来的资料也很少,Uranus是Gaia的子系统,一个空中的王者,一个陆地的霸主,系统都是单配,和目前惯用的诺斯菲尔系统都不一样,说得好,流传的资料这么少,我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科科,如果这个系统天天在你脑子里唱康定情歌,你也会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Uranus的系统是karry,一个脑子有点抽风的中二病,总是在我的脑子里os一些奇怪的宣言,比如毁灭宇宙啊,称霸诺亚方舟啊,每天给我洗脑一万遍,企图骗我把Uranus驾驶出来,科科,我能答应他吗。

  

  

我一个omega我他妈招谁惹谁了摊上一个机甲系统,你说我omega还要不要做了?!哪有omega驾驶机甲的,还他妈是个全宇宙限量版传说中的战斗机甲,说出去我还嫁不嫁的掉的啦?!

  

  

所以无论karry怎么给我洗脑,我都坚决无视他,继续织毛衣。

  

  

他觉得实力生气,认为一个小娘炮是没有出路的,这两天跟我置气,憋着不理我,我看他也憋不了几天,他只能跟我一个人交流,还想跟我冷战,科科。

  

  

果然,刚才老师介绍到王源的时候,karry开始在我的脑子里活过来。

  

  

“ROY?”

  

  

我在脑子里问他,你朋友啊?

  

  

Karry邪魅一笑,两条腿架在他自己创造的虚拟空间内的桌子上,“我对象。”

  

  

我喝在嘴巴里的太太口服液噗!的一下全部喷出来,由于周围的小娘炮是听不见karry的声音,我只能赶紧道歉,于是他们转过头继续花痴王源去了。

  

  

我说,“没想到你还有对象。”

  

  

他回答我,“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

  

  

我脑子一转,“你是不是骗我?你对象是ROY?人家是在正儿八经的帝国系统,咱们这种十八线小星球的人高攀不起。”

  

  

Karry不屑一顾,他换了个姿势玩游戏机,“那是你,我跟roy同一天被制造出来,想一想都是几亿年前的事情了,古人类制造的,就在重庆,重庆你知道不?”

  

  

他说的‘重庆’这个发音很奇怪,我模仿都模仿不出来,我说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语言,他别扭的不回答我,半天才肯说,“汉语,古人类的语言。”

  

  

我说你可以啊,还会说这么牛逼的东西,我来了好奇心,我说你跟roy怎么好上的,他不肯说,骂了我句无耻,我啧啧两声,又问他,“那你跟roy关系这么熟,要不你跟他商量商量,把我介绍给王源认识认识呗,搞不好我就能嫁入豪门,成为一个富贵的小娘炮。”

  

  

Karry骂我不争气,说全宇宙最好的机甲就在你手里,你他妈的居然摆着不用成天想着嫁豪门钓凯子!你他妈要气死我啊!

  

  

我说我要是用了那还得了,直接给抓去做实验了,王源当年被发现体内有ROY的存在时,好家伙,全宇宙都震惊了,那时候他才十岁,就被抓去进行非人类的训练,简直把他当兵器看,这么可怕的事情,我还是选择当一个小娘炮好了。

  

  

Karry今天可能看见了亿万年没看见的老相好,心里有点感慨,到后来他一直不说话,星舰开着开着,就到诺亚方舟了,诺亚方舟是个比我的十八线小星球大一百倍的星球,里面的繁华程度没有任何地方可以企及,我像个进城的土鳖,一路拍照留恋,终于把我们整个舰队的脸丢光了,导致到了学校之后居然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走。

  

  

我只能放好行李,准备在学院区转一圈儿。

  

  

这个学校的名字直接以诺亚方舟命名,和星球是一个名字,大的可怕,我所在的宿舍区是普通级别的宿舍,有钱的都住在玫瑰区,食堂吃饭刷卡,我先去冲了卡,回来的时候要路过小树林,我穿过小树林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

  

  

王源。

  

  

你知道,有时候人的运气一旦好起来,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当时一下星舰这群小娘炮就发疯的往玫瑰区跑企图偶遇王源,我本来打算一会儿再去,结果中了头彩。

  

  

他坐在椅子上好像睡着了,这种随便走在哪里都是风云人物的标准男主角配套,毫无防备的睡在椅子上,我都感觉到了上帝对我的偏爱。

  

  

王源身上现在只有四个字:欢迎光临。

  

  

我捂着嘴热泪盈眶,先走过去在他旁边坐着,坐了一会儿,坐不住了。

  

  

一个alpha,一个长的帅的alpha,一个长得帅有权有势的alpha,一个长得帅有钱有势还是帝国未来杠把子的alpha,一个长得帅有钱有势还是帝国未来杠把子坐在我旁边毫无防备四下无人又在睡觉的alpha,我如果不上下其手千八百次占尽便宜我简直枉为一个娘炮!

  

  

于是我立刻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脸,又滑又嫩,光亲一次简直欲罢不能,于是我赶紧趁热打铁把该亲的全亲了,结果亲了一会儿发现不太对,作为一个omega我表现得太主动!和omega的守则极其不符,畜生!简直像个alpha猥琐强奸犯,我赶紧停下来,按照手册指示的,坐在边上害羞了一下,我于是害羞了一下,又争分夺秒的再占点便宜。

  

  

王源没醒过来,他十六七岁的年纪,皮肤嫩的不得了,睡着的时候人畜无害,跟他干架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我看过他战斗的视频,驾驶着Gaia,可怕的跟从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魔一样。我看王源还不醒,心生一计。

  

  

你知道,这年头的白莲花小娘炮想要跟自己心爱的alpha在一起,总是要历经磨难,备受其辱,最后三十好几了才能完美结局,我就想不通在这些小娘炮的脑子里都是啥,所以在我立志成为一个小娘炮的同时,我选择成为一个心机童花婊。

  

  

王源睡着,我开始伸手扒他衣服,扒完了他的扒我自己的,我把自己头发胡乱的揉了一把,狠狠地给了自己两巴掌,然后在大腿上使劲掐了一把,疼的眼泪都出来了,终于制造了一个看起来泫然欲泣的满脸通红的小娘炮的形象,我搞完了这些,然后往王源身上到了两瓶水果酒,这还是我刚从食堂里拿的,我一到他,他就醒了,我看他醒了,赶紧装模作样的哭。

  

  

王源看见我整个人都=口=!了一下,然后看了眼自己衣衫不整又=口=!=口=!了两下!

  

  

我说,“你得对我负责。”

  

  

王源张了张口,准备说什么,结果半天憋了句,“那……你先把衣服穿上呗。”

  

  

我拒绝,我说,“不行!你得先对我负责!要那么你对我负责!要么我就不穿衣服!我还要去裸奔!”

  

  

王源可能是没见过我这种一点脸都不要的omega,吓得都变色了,我想了想也觉得有点尴尬,一个omega似乎不太这么……主动。

  

  

王源开口。

  

  

“我们俩刚才……”

  

  

我,“你把我睡了,你得负责,不然我以后嫁不出去了,都怪你。”我继续说,“谈恋爱都没谈,就把我睡了,我人也不要做了。”我说完,发现还差了点儿什么,我面无表情的补充,“嘤嘤嘤。”

  

  

补充完,我觉得终于像一个小娘炮了。

  

  

王源一愣一愣的,点了点头。

  

  

于是我在第二天,就登上了诺亚方舟日报,各大新闻滚动播放王源和我处对象的事情,把跟我一起来的小娘炮嫉妒死了,科科,他们根本没法儿和我斗,我脸皮保养了十几年才这么厚。

  

  

我和王源处上对象了,我就愿意织毛衣,今天织一件明天织一件,跟在王源后头,他去哪儿我就去那儿,主要是他太好看了,我怕别的小娘炮破坏我们的感情生活。
他上机甲实战课的时候,我就在看台给他织围巾,跟我一起的还有一大批王源的脑残粉,都是想钓他的小娘炮,反正这种我一点好脸色都不给他们,于是我就面无表情的织围巾,小娘炮们聚在一起就爱八卦,说我怎么怎么样,说我怎么一点都不像omega,说我是个十八线小星球喂猪的配不上王源之类巴拉巴拉,十分烦躁,我问karry,“你有没有那种眼睛可以发射激光的技能。”

  

  

他问我要干嘛,我说我要扫描一下看台的小娘炮。

  

  

他学我,科科了一声,接着说,“你什么时候用一次Uranus?”

  

  

我说我不会开,他冷笑一声,说,“你会。”他又说,“你是天空的王者,只要你想,整个宇宙都是你的。”

  

  

我不理他,他这个AI一天总是要犯两次中二病,我这种小娘炮才没有称霸宇宙的理想,我就想跟王源过日子,然后打打毛衣,做做饭,洗洗衣服,睡睡觉,夜深人静的时候和王源搞一搞,搞点事情出来,我的人生就死而无憾了。

  

  

王源操控机甲的技术非常牛逼,而且他平时平易近人,在模拟战的时候从来不召唤Gaia来碾压对手,都是使用学校的标配机甲,尽管如此,他还是能够实力碾压对手,王源操控标配机甲时,副驾驶有个男的叫恩斯,是个omega,而且是个很强的omega,很少有alpha能够打败他,而且他是个皇族,跟王源青梅竹马的,在我横空出世之前,大家都以为他就是王源命中注定的omega,一个能够和王源并肩战斗的omega,天造地设,科科,说了这么多,我就是实力膈应他。

  

  

一个omega居然不像个omega,还天天黏在王源身边,我这种小白莲要不是心地善良,一定上去就给他两耳光,像个omega一样打一架,扯头发啊扇耳光啊,我从小就看过教学视频,怎么样学一个omega的打架方法,因为在十二岁的时候我跟人打架,上来就是拳头,那个小omega被我揍得不成人形,他十分震惊,非说我是alpha,后来我才知道,原来omega之间的战斗,是先从扯头发开始的。

  

  

王源一下机甲,我走上去给他递水,他接过水直接就喝,然后笑嘻嘻的问我他是不是特别帅,我一看他,赶紧翻阅omega手册,查阅当老公求表扬的时候该怎么做,里面明确指出,要面带崇拜和害羞的附和他,还好查了手册,否则刚才我简直想揉王源的头发,我赶紧害羞的说,“帅。”

  

  

王源笑的更开心,勾着我的肩膀,“走,源哥请你吃饭!”

  

  

我和王源走过去,看见那些不要脸想勾搭我老公的小娘炮们脸色都青了,觉得十分开心快乐,王源这个人不怎么喜欢和人肢体接触,这个恩斯估计是没见过王源和谁这么亲密过,看他吃了屎的表情,我心里只想高唱康定情歌。

  

  

我还没唱,王源突然接到上面的消息。

  

  

说帝国候选的大赛开始了,让他准备准备。

  

  

所为帝国大赛,就是七位候选人的帝君之争,王源虽然是指定的顺位,但是如果在这场比赛中败下阵来,他就会被取消资格。

  

  

在这个消息散播开来的时候,整个学院区都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中。

  

  

王源似乎没什么压力,他驾驶的Gaia,直接碾压其他的候选人,不过这次出了点意外。

  

  

是这样的,前几天有个帝位候选人看上了我的美貌,甜言蜜语都不说一句就想睡我,我觉得我都是王源的人了,虽然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怎么的也是你嫂子吧,他居然想大嫂一朝变姘头啊!我能顺从吗!我当然不能顺从,于是我稍微反抗了一下,结果这个帝位候选人看起来不经打,我两三下就把他干翻了。

  

  

正好王源看到这一幕,他目瞪口呆jpg的看着我,显然是想不到一个小娘炮居然轻轻松松的把帝位候选人干翻了,骇死人啊!

  

  

还能不能嫁的出去了!

  

  

我解释了老半天,王源才勉强相信那个候选人可能是喝了点酒,所以容易被干翻,我拍拍胸口,松了口气。

  

  

结果这个候选人十分记仇,看不惯我和王源,在王源的身上动了手脚。

  

  

王源驾驶着Gaia是属于陆地战斗的,那个候选人叫莱恩,用的是我妈的初恋情人XP600,目前最强的空中机甲,但是和Gaia比还是差得远了,王源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在现场虐的体无完肤,我都在看台一点都不担心的织毛衣的,结果突然,王源的机甲不动了。

  

  

莱恩驾驶着XP600直接上来就是激光炮,一连十几发,这是要把王源往死里搞啊,我他妈看的头发都要急掉了!怎么好端端的!说动就不能动了!

  

  

学校准备暂停比赛的时候,王源突然又能动了,但是动的极为缓慢,毫无章法,就算驾驶了Gaia,但XP600在空中,王源的处境还是很不乐观。

  

  

但是学校不肯暂停比赛,说是要看看王源的实力。

  

  

科科。

  

  

看你麻痹啊!你他妈没看见我老公被个傻逼吊打啊!看看看看!!!看你妈个鸡儿!!!

  

  

我当场就不干了,脸色一黑,我说,“karry!你他妈在不在!”

  

  

他应了我一声,说干嘛,我说你机甲在哪儿,我说我要打一个傻逼,往死里打的那种,karry显然是没想到我这种无可救药的小娘炮还有一天浪子回头准备搞机甲了,感动的都快哭了。

  

  

他说。

  

  

“欢迎回来,王俊凯。”



  

  

空中的气流突然开始不稳定,浮浮沉沉,赛场的上空有无数条信息编码交叉组合,天空被撕裂了一道口子,风云突变。

  

  

我那袖子遮了遮强大的气流,现场的几万名观众不明所以,全懵了,比赛还在全宇宙现场直播嘞,能出差错吗,必须不能,于是学校领导赶紧安抚人心,坐在最高位置上的现任帝国杠把子猛地站起来,人都那么老了却还是死死盯着空中交织的编码。

  

  

先是无数个1和0,然后气流停止,空中凭空出现一架机甲。


  

  

Uranus  天空的主宰者。




  

  

有人率先认出来这个机甲,尖叫声瞬间盖过了广播,场面一度失控,我抬头看着半空中的Uranus,心里骂了句,这傻逼飘在半空中我他妈怎么进去!还能不能好了!你老板在这里好伐!

  

  

Karry显然是听到了我的咒骂,把机甲停在我旁边,于是我就当着几万个人的面爬进了Uranus,然后冲进赛场把恩斯和我妈的初恋xp600揍成了一堆破铜烂铁。

  

  

揍完了,我又爬出来去找王源,他在机甲里,看来是被人下了药,致幻作用的,难怪不得连机甲都不能驾驶了,哎哟,心疼死我了。

  

  

我把他抱出来,结果帝国的杠把子居然在外头迎接我,我受宠若惊,他慢慢的跪下,说了句您回来了。他一跪,不得了,全都给我跪下了,吓得我头发都要掉了,我只是个十八线小星球喂猪的,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王源这时候转醒,看到这么多人跪着,也吓死了,我连忙说,你被人下了致幻剂,现在产生幻觉了。

  

  

他果然信了。

  

  

科科,我真是全宇宙最聪明的小娘炮。





  

  

王源最后还是成为了诺亚方舟的新一代杠把子,并且和我结婚了。
一切都是这么的幸福美满,除了,婚后性生活。
科科。





  

  

“王俊凯!你为什么不发情!源哥要憋死辣!”
“那……要不我发一个试试看……?”
“妈啦!谁要你演发情给我看啦!性生活都没有了!源哥伐开心!”
“当杠把子了你还不开心啊。”
“哪有杠把子睡不了自己老婆的!”



  

  

“王俊凯!快给我生儿子!为什么不生!源哥伐开心!要闹脾气!要驾崩的啦!”
“咱俩还没嘿嘿嘿,我上哪儿给你生?”
“啊,我发情了,欲火焚身,好难受啊。”
“都说了不要你演!!你就不能努努力发一个给源哥看吗!”




  

  

我叫王俊凯,嫁给了诺亚方舟的杠把子,傍上了最大的大款,但是却陷入了不孕不育的痛苦婚后生活中,于是我去医院做了检查。

  

  

万万没想到,我努力成为一个小娘炮omega补了十六年的衣服之后,医生告诉我:

  

  

“王俊凯,你是个alpha,十六年前我不小心把你和另一个omega的资料拿错了,怪不得你能驾驶Uranus,你是alpha,特别牛逼,史无前例,精英之上,万中无一那种。”
“你想睡哪个omega就能睡哪个,想揍哪个alpha揍哪个,他们毫无反抗之力!你是完美的杰作!”

  

  

我问,"真的?"

  

  

医生的眼睛闪闪发光,“真的!”

  

  

于是我把这个医生揍了一顿,买了菜回家做饭,顺便买了毛线把王源冬天要带的围巾织了。

  

  

我织着织着,王源发情了。




  

  

我又思考了一会儿,可能我和王源在十六年前同一家医院里拿错资料的第一个错误开始,这辈子就注定纠缠在一起。
我说。
王源儿,反正都是生,我整不出来,要不你整呗?
王源抬头看了我一眼,艰难的说,
“源哥不要打毛衣……”
“我打。”
“源哥不要做饭……”
“我做。”
“源哥不要参加妇联锦标赛……”
“我参加。”





  

  

王源闭上眼睛,嗯了一声。
于是我把我老公上了。
翻来覆去那种。





  

  

“王俊凯。”
“你说。”
“我说过你今天可以上我。”
“对啊。”
“但我说过你可以上这么多次了吗。”
“……”
“来人!给我把皇后拖下去!!关进大牢!!”
“卧槽!!!”




  

  

END





  

  

作者留言:科科,能让你白上吗。



评论

热度(3639)

  1. 打脑壳浪漫俊凯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企鹅猎鹿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你要对我好一点浪漫俊凯 转载了此文字